第六十章 群秀才八斗,惊有流仙裙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六十章 群秀才八斗,惊有流仙裙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不说还未察觉,这一提,众人倒是都把目光放到了潋滟身上。初看只觉她清秀,再细看,那一眉一目如三千画轴尽展,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缱绻。可惜了是男儿,若是女子,该是如何的惊艳一方?

    潋滟含笑,也不慌张,只是道:“小的家里向来是把小的当女儿养,故而与女子有几分相应之处,叫各位公子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韩朔也跟着应和一句:“的确如此,初见这小子,我也以为是女子呢,后来才发现不是。”

    几人顺口称赞两句,这才少了些疑惑。

    江随流也微微松了眉头,目光从潋滟的耳垂上移开,接着道:“今日恰好又是该取头彩的时候了,本来还想去看看会审,不过想想也就那么回事,还是等咱们比拼之后再打听那头的消息,众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竹亭之中一月一次,五人各出奇招,互相比拼。赢者可以拿其余几人身上自己喜欢的东西各一件,这倒是没什么稀奇。可是输家,却是要服下五石散,敞襟高歌三首以示惩罚。

    这惩罚不重,五石散又是名士历来喜爱的养身之物,少食强身健体,只是在服用之后需要脱衣散热。大晋男儿从来不畏惧坦胸敞襟,高歌三首也只是助兴,所以在潋滟没来之前,这当真是一种不伤大雅的惩罚。

    可是当下的麻烦就是,潋滟压根输不得。

    若叫着几人发现了身份,先不说她女扮男装欺骗在先已是不给人留好印象,再者韩朔刚刚也帮她说了话。万一被揭穿还要拖累别人,也不是她所愿的。

    眼前几个都是洛阳有名的才子,要赢他们,怕也是不容易的。那就还有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让韩朔垫底,要脱衣服也是他来。

    潋滟几乎立刻就看向了韩狐狸,带着点儿讨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韩朔眼皮子都没抬,淡淡地道:“就按江兄说的办,可在下已经喝了头茶,按规矩这比试我是不用了。就看你们几位和我这小厮,今天谁输谁赢。”

    潋滟脸一垮,颇有种骑虎难下之感。这狐狸不参与,怕是早就想好的,要故意为难她的吧?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便咱们五人,连同上这位……失礼,还未请教阁下名讳?”晏秀看着潋滟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刚想说叫沉心,旁边已经有人先开了口:“唤她小五即可。”

    好随便的名字,潋滟皱了皱鼻表示不满。他自己说要唤沉心,这会子怎么又不让人叫了?

    “好的,小五,来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里随意挑,咱们一人往这儿献一样拿手的,比个高低!”晏秀抚掌而笑,分外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,况且她这点儿小才华,哪里敢在这几人面前卖弄?潋滟犹豫了一会儿,选了一个最妥帖的法子——“你们先挑,待小的先琢磨该献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几个大男人也不推拒,凑一起商量一番,便按照顺序来了。

    夏侯玄最擅长诗,嗣宗最擅长赋。两人都是几步成句,口吐锦绣,一上来就让潋滟眼前一亮:

    “亭亭山上松,瑟瑟谷中风。风声一何盛,松枝一何劲。冰霜正惨凄,终岁常端正。岂不罹凝寒,松柏有本性。”

    夏侯玄脱口即出,念完回望嗣宗。

    “将命适于远京兮,遂旋反而北徂。

    济黄河以泛舟兮,经山阳之旧居。

    瞻旷野之萧条兮,息余驾乎城隅。

    践二子之遗迹兮,历穷巷之空庐。

    叹黍离之愍周兮,悲麦秀于殷墟。

    惟古昔以怀今兮,心徘徊以踌躇。

    栋宇存而弗毁兮,形神逝其焉如。

    昔李斯之受罪兮,叹黄犬而长吟。

    悼嵇生之永辞兮,顾日影而弹琴。

    托运遇于领会兮,寄余命于寸阴。

    听鸣笛之慷慨兮,妙声绝而复寻。

    停驾言其将迈兮,遂援翰而写心。”

    嗣宗念罢,毫无停顿,众人都情不自禁地跟着鼓掌,潋滟心下思量,作诗作赋是可以放弃了。

    晏秀画是一绝,浓墨淡泼,几笔挥洒江山图。笔画简单,风韵全在,再一上色,洛阳美景尽收一纸。余情未尽,他还提笔作图边小字,字迹清秀不输画。

    潋滟作欲哭状看向韩朔,后者抿着茶正看得起劲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啧,就知道他是故意的。得了,旁人不救,自己还不能自救么?低头想想自己能做的,潋滟看了看这一身衣裳,颇觉有心无力、天要亡她。

    轮到裴叔夜,他微微迟疑地看了潋滟几眼,抱了焦尾琴弹了一曲《广陵散》。余音绕竹林,听得众人都入了神,蓦然惊醒才觉时光已过许久。

    “太岳这一曲,我反倒是觉得不似从前专心。”江随流微微一笑,毫不避讳地道:“弹琴之人都走神了,琴音略微虚浮。”

    裴叔夜略带歉意地一笑,风度极佳地道:“始真说的是,这一曲我未曾专心。”

    江随流看看潋滟,心道太岳仁厚,也许是给那小五些鼓励,便没有再多言。

    下一个轮至他,江随流想了想,掏出怀中竹笛,吹了一曲《长相思》。曲调缠绵,技艺娴熟,叫人半分挑不出错。

    音律方面这几人是造诣颇高,也下不得手。潋滟静静地把这一曲听罢,心里也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待众人都坐下了,潋滟正准备起身,韩朔却突然也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五位都是风流雅士,我这眼瞧着自家小厮要受欺负了,可否容我给他件儿东西?也好让他有些胜算。”

    狐狸笑眯眯的,看着潋滟,眼神温柔。

    潋滟有些意外,这个关头,他要给她什么?难不成还叫文状元临时给她写首词过来不成?

    “这有何不可,本来我们五人,也是有些欺负人了。”晏秀笑道:“太傅要给什么,就给吧。”

    韩朔颔首,看着潋滟道:“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潋滟迷茫地看着他往来时路而去,那头拦路人所在的地方,玄奴正捧着东西没有进来。韩朔过去接了东西,很快便又回到竹亭里。

    一个不知道包着什么的包袱,和一支……画笔?

    众人都很好奇,韩朔却将笔放到潋滟手里,然后将包袱打开,扯出一件长长的青花云天水漾长袖流仙裙来。

    裙摆在空中划出好看的弧度,落下时,青花已经披在了潋滟的肩头。潋滟微怔,抬头就看见韩子狐温软了的眉眼。

    “你跳舞最是好看,今日也不妨为我再穿一次女装,再跳一支竹枝舞吧。”韩朔替她直接将流仙裙穿在了衣裳外面,系上系带,未等她反应过来,便伸手将她头发打散,一袭青丝瞬间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竹亭里的人一时都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