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血溅应不悔,心逝哪能追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九十三章 血溅应不悔,心逝哪能追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针尖沾着青色,一针针地刺进肌肤里。潋滟身子僵硬着,心里的恨意无边无际地涌上来。

    若有下一次的机会,她一定不会犹豫了,一定会将银针送进他的心脏,用匕首将他的心挖出来看看,看看到底是不是红色的!他怎么能忍心,怎么能忍心这样对她?

    哦,对了,她又忘记了。韩子狐向来心狠手辣,除了她这张脸,其他地方他哪里会在乎?傻,真傻。他不杀她,已经是恩德,在肩上刺字又算得了什么?人只要还活着,便总有能复仇的那一天,不是么?

    “疼吗?”韩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带着些残忍的味道。

    潋滟嗤笑一声。闭着眼睛再也不想睁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杀我的时候,怎么没料到我可能也会这样疼?”他低声道:“现在,臣不过是将这些疼痛,还给娘娘罢了。”

    想杀他?潋滟心里闷笑,她就是缺少这么个念头,才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不是么?

    绵长的刺青过程。眼泪无意识地落到发鬓,又被韩朔擦去,半个时辰之后,刺青结束。韩朔终于算是心里舒畅了,挥手让人将刺青师傅带出去,然后解开她的绳子。将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臣总归是舍不得娘娘死的,只要娘娘肯让臣省心一些,臣自然不会再这样对您。”声音里透着温柔,韩子狐低头看着潋滟,她应该是醒着,却闭着眼睛。嘴唇抿成嘲讽的弧度,不知道是嘲讽他,还是嘲讽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玄奴,让华启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潋滟觉得很累,手腕很疼,肩上也很疼。还有一处更疼的,找不到伤口。听见有人推门进来,带着些药香,她神智渐渐消散,后头的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华启看着韩朔怀里的人,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怎么把人折腾成了这样?”他连忙走过去,放下药箱,查看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都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朔?着一张脸,抿唇道:“帮她接一下右手腕的断骨,其余的不要啰嗦。”

    华启叹息一声,将潋滟的右手托起来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太傅您也下得去手,这筋脉都被您弄断了,要怎么接?”

    韩朔心里一惊,冷眼扫过去:“要是不能接,你这神医的招牌也便可以砸了!”

    华启摇摇头,拿出木条儿、药膏和白布,喃喃道:“接是能接,只是以后拿不得什么重物,也无法再弹琴写字了。”

    韩朔看了看自己的手,他下了那么重的力道么?那时候是气极了,其余什么都没有顾及。啧,这丫头要是知道自己右手废了。估计是要恨自己一辈子的,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想办法,让她慢慢复原也好,用什么珍贵药材也好,我要她的手还能弹琴写字。”闷闷地说了一声,韩朔想了想,在华启古怪的目光里加上一句:“她字很好看,琴声也很好听。”

    华启觉得太傅今天有些不正常,约莫是被气傻了,这会儿说出来的话,怎么都不像是他平时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草民当竭尽全力。”他拱手应了,继续给贵妃娘娘包扎。等接好了断手。华启又开了药方子,递给外头的仆役。

    “太傅,草民虽然读遍医书,但是有一种病,草民是治不了的。”背上药箱子准备出去,华启忍不住回头,看着韩朔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韩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: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心病,哀莫大于心死。”华启叹了口气,指了指韩朔怀里的人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床上坐着的人铁青着脸闷了半天,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:“啰嗦!”

    心里有那么一点儿不安,韩太傅将怀里的人放回床上,抿着唇顺手去摸刚刚放在一旁的银针。只有那东西能让他心里安静些许,也时刻记得,自己没有做错,是她要杀他在先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找,竟然发现银针不见了。

    韩朔皱眉,将床的上上下下都找遍了也没瞧见。正觉得奇怪,目光一扫,竟然发现潋滟手腕上有银光闪过。

    微微一怔,他低头去看,那银针上头的蓝色已经没有了,像是刚刚,已经刺入过谁的肌肤。

    说不上的恐惧涌上来,韩朔扭头便冲出房门,一路跑过去抓住正往后院走的华启,捏着他的衣襟道:“你,跟我来!”

    可怜的华启刚刚空闲,又被抓进了那间令人觉得压抑的屋子。韩太傅手有些抖,捏了枚银针起来问他:“这个有毒,刚刚好像…刺进她的身子了?我没有注意,你先看看她还有没有救?”

    惊慌的神色在韩朔这儿很是难得一见,华启盯着他的脸看了看,才笑着接过他手里的银针道:“这个有什么毒?是上乘的迷药。方才替娘娘接骨的时候看见旁边放着,草民便物尽其用了。不然接骨如此的疼痛,娘娘为何没醒过来?”

    迷药?韩朔眼神一沉,看着华启手里的银针,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:“你可确定,这当真是迷药?”

    不是毒药么?她也曾用同样的法子,杀过孙良。

    “是迷药,草民行医多年。这还是能分清的。”华启微微一笑,将银针放回韩朔手里,然后背上箱子,极快地离开,生怕太傅再将自己抓回去。

    韩朔站在屋子中间,沉?了很久。床上的人安静地睡着。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潋滟醒来的时候,一睁眼就看见了床边的人,他表情很是奇怪,手停在半空,像是想抚摸她的头发,却在她睁眼的这瞬间僵在半空。然后迅速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醒了?”

    身上的疼痛提醒着她这不是一场梦,潋滟面无表情地看了韩朔许久,想起身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肩上的东西沾不得水,三日之后才能清洗。另外您的手腕,可能要养上许久。”韩朔拦住她,轻声道:“再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打一个巴掌,给一个甜枣么?潋滟心里冷笑,可惜这回的巴掌打狠了,甜枣再甜也补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要回宫去了,多谢太傅‘款待’。”用尚有力气的左手狠狠挥开挡着她的东西,潋滟下床。踉踉跄跄就往外走,一个没站稳,就往地上跪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韩朔皱眉,揽着她的腰将人给抱起来,深吸一口气道:“您不要乱动,要回宫,臣送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便多谢太傅。”潋滟闭眼,仍旧是没什么表情,任由韩朔抱着自己往外走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她一从他怀里下来,便靠着车厢坐着,尽量离他远些。手腕还是生疼,却被木头和白布固定了,不动便无碍。

    至于肩上的东西,潋滟没有去看,反正回去她也是不会让这样脏的东西留在她的身上的。上次韩朔能用刀抹了孙良的吻痕,这比吻痕更脏的东西。她自然更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她现在也算明白了,什么情啊爱啊,都不过是人闲来无事填补寂寞的东西。有时候爱,还不如恨来得长久。韩朔不爱她,她也不必再对过去耿耿于怀。本就是势不两立的两个人,谈何感情?

    “娘娘没有告诉臣,为何您身上总是备着银针。”韩朔先开口了,低垂着眼眸道:“而且,只是迷药。”

    潋滟望着马车外头不断倒退的景物,漫不经心地道:“防身之用,女子软弱无能,也是要有自己的利器。至于迷药,那是本宫一时拿错了,本该拿毒药的。”

    韩朔皱眉,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外面天已经大亮,潋滟在韩府留了一整晚,这会儿进宫,不知道皇帝察觉到她不见了没有。快速回到沉香宫,一进去就看见含笑坐在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含笑一见潋滟,眼睛又红了,连忙走过来想扶她,却看着她包扎得跟粽子似的手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韩朔站在门口。没有再进来,只看着潋滟头也不回地往主殿而去。

    她向来是不会回头的,只是这次的背影更加决绝。他低头苦笑,这可怎么是好,冤枉了人家,被人恨到骨头里了啊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没事吧?”扶着潋滟到软榻上坐着,含笑眼泪跟着不停地掉:“怎么成了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潋滟不咸不淡地笑了笑,问她:“休语呢?”

    “医女说休语伤了脾肺,正在后院休养呢。娘娘要见她,奴婢便去将她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了。”潋滟摆了摆自己还能动的左手。叹息道:“含笑你去拿一把匕首来,锋利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?”含笑惊慌地看着她:“您要做什么?您可不要想不开啊!”

    潋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好笑地道:“你家娘娘我是寻死的人么?匕首本宫有用的,赶紧去拿,晚了等皇上来了,你家娘娘才真的是要想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含笑一脸莫名。不过看潋滟精神尚算不错,便依言去拿了匕首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先去给本宫找些金创药,然后出去等着。直到本宫叫你,你才准进来。明白了么?”潋滟捏着匕首,看着含笑问。

    含笑眼睛又红了,咬咬牙给潋滟磕头: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  二更12点三更2点四更8点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