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故时不相知,便错此一世 (小暖1马车加更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章 故时不相知,便错此一世 (小暖1马车加更)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楚啸天眼皮跳了跳,跟着白子落下,轻声道:“太傅有什么要问?”

    韩朔捻着黑子,微眯了眼眸道:“有一事,是将军两年前告知韩某。韩某一直未曾有疑,甚至如了将军的愿,与二小姐解除了婚约。可如今韩某竟于无意中得知,实情,似乎不是将军当初给韩某说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两年前,楚啸天布一盘残棋同他下,黑子占着上风,他自己却执白。那时候他心里尚敬他三分,毕竟是潋滟和明媚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,楚啸天开口的第一句话,却是:“韩公子与小女潋滟的婚事。怕是有变数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为何如此说?”他嘴角的笑意慢慢淡去,看着对面的人,沉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夫先问韩公子一句,你想娶的,到底是小女潋滟。还是明媚?”久经人事的男人,总是比多情的少年更懂感情。

    当时的韩朔是犹豫了,捏着黑子沉默了半晌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一瞬犹豫,叫楚啸天沉了眼眸,接着道:“看来韩公子心里所爱。并非是小女潋滟,否则这将娶之时,回答这一个问题,没有这样难。”

    韩朔张了张嘴,却是辩驳不了。黑子慢慢放在棋盘之上。他觉得自己还是记挂着明媚的,他做不来那薄情郎,即使潋滟很好,很惹他情动,他也不可能转眼就忘记了明媚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。老夫所说你与小女婚事有变,也便是说中了。”楚啸天垂了眼眸,准确地将白子放在格点上,轻声道:“你将潋滟当做明媚,潋滟亦将你当成天麟。她现在依旧最爱吃当初天麟给她买的豆沙包,也时常问老夫,天麟究竟是为何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明媚是命薄,天生身子就不好。你悔恨,也是毫无办法。可是韩家大公子是如何获的罪,想必二公子比老夫更清楚。装聋作哑地嫁娶,你们各自换得一时安慰,若日后潋滟明白这其中原委,岂不是要在一段痛苦的姻缘里挣扎?”

    楚啸天看着对面一直不说话的少年,瞧着他青白的脸色,轻轻笑道:“没有爹是不希望自家女儿幸福的,如今潋滟的心里,若是当真喜欢二公子比喜欢天麟多,老夫也不再多说。若是不然,还望二公子能多加思量,放潋滟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黑子被按在棋盘上。韩朔听得这一番话,心里翻江倒海的,竟是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楚潋滟喜欢韩天麟?她从未跟自己提过。虽然以前时常见他们二人在一起玩耍,不过他当时陪着明媚,没有多注意。后来潋滟缠着他的时候,韩天麟已经被他弄去了淄州,他也没有细想过潋滟为什么会喜欢他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是自己说的么?

    “子狐哥哥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子狐哥哥,潋滟长大后要嫁给你做新娘!”

    这一声声一句句,被他当了真的话。竟然只是把他当成了韩天麟么?韩朔失笑,捏着黑子看了半天,将它随意摆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信么?纯真的少女,怎的就比他演得还好。他尚且会流露出怀念明媚的端倪。而从始至终,潋滟从来未曾叫他察觉半分不妥,日子再长些,自己怕也是要真心实意地爱上她了。

    可若楚父说的是真的,自己这妄动了的心,不是万分可笑么?哪里对得起明媚在天之灵?

    韩朔乱了,有些慌。再低头一看,本是占尽上风的一局棋,已经被白子逼进了死路。

    “韩公子回去思量老夫今日所说吧。”楚啸天叹息一声,丢了白子。一旁的烛光也是弱了,烛泪一颗颗顺着底座落到灯盘里,光影明灭。

    韩朔从主院出来,甩开了领路的仆役,偷偷翻墙进了潋滟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她被他吓了一跳,看着他微喘着站在窗前,眼里很快就涌上来了笑意:“子狐哥哥什么时候也做起了爬人墙头这样的勾当?”

    他跟着带上笑意,看着她披散着的青丝,轻声道:“刚同你父亲下完棋,顺道来看看你罢了。潋滟,回答我一个疑问可好?”

    “什么疑问?”她好奇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说已死之人和身边之人,谁更珍贵?”

    她的神色瞬间黯淡了下去,不过很快便又笑了,轻声道:“已死之人是永远被人记在心里的,而身边之人长久陪伴,二者哪里能比?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反常的神色,心也慢慢沉了下去。难不成,楚啸天当真没有骗他么?

    “若非要说一个呢?”他正了声音。

    潋滟抬眼看他,那里头有什么神色他一时没有看懂。只是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红了,然后轻笑着答他:“也许有的活人是一辈子也比不上死人的吧。”

    比不上死人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痛,微微含怒地看着她,后者脸上带着些悲伤,大概是叫他提及了伤心事。想起韩天麟了吧。她一直喜欢吃豆沙包那样的东西,他还不知道是为何。她一直喜欢看着他的侧脸,他也不知道是为何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全部知道了,他韩朔也有栽跟头的一天。他将她当成明媚,心里还曾有愧疚。而她将他当成韩天麟。却是瞒了他这么多年呵!

    转身离开楚府,那一晚,他将一颗刚刚悸动的心给按进水里冷了个清醒。过了几天,也便如了楚啸天的愿,撕毁婚书。冷眼看她入宫为妃。

    这些,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没有做错的。

    而那天在墙角,潋滟却说,“我不是你,与天麟哥哥也不曾有你同明媚的情意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他听错了,还是潋滟抵死不认,亦或是最开始,就有人在背后搞鬼,让他误会了什么?

    韩朔抬头看着楚啸天。手里的黑子缓慢地放在棋盘上,一字一句地问他:“楚将军可否告诉韩某,当初的二小姐,当真如将军所说,爱慕的是我大哥么?”

    黑白对峙,黑子已经不似当初那样好骗,躲过陷阱,来直捣他方了。

    楚啸天微微一笑,眼角有了些皱纹:“如今再来问这些,太傅不觉得晚了么?你已经放弃了潋滟,也说了真心喜欢的一直是明媚,现在又何苦来追究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韩朔微微眯眼,手里的黑子都叫他捏得有了裂纹:“你骗我?”

    楚啸天不语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他笑得呛咳了起来,一把挥乱桌上的棋局。撑着棋盘过去抓住了楚啸天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,生生毁掉自己女儿的婚事,也算得上是为人父者么?”

    错了,竟然是他错了!他一直自诩聪慧,却被面前这人耍了整整两年!楚潋滟,她既然不喜欢韩天麟,那么…那么他…

    “老夫到现在为止,也不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。”楚啸天慢慢松开韩朔的手,静静看着他道:“潋滟若是当初嫁给了你,现在也不见得会有多幸福。因为你的执念,她会一辈子活在明媚的阴影之下。潋滟是个死心眼的孩子,她爱上你,便是一辈子。可是你的心里,她会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韩朔脸上一白,死死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太傅是成大事之人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潋滟一直在仰望你,你便不会低头看得见她的委曲求全。若有一朝到了你要取舍的时候,太傅敢不敢回答老夫,你是会要江山,还是会要潋滟?”

    心口有东西闷痛。韩朔离开长榻,皱眉看着楚啸天道:“你说得再多,也就是不想潋滟嫁与我为妻。我固然不会将她放在首位,可将军你又何尝将她放在首位了?你要与我韩某这等乱臣贼子划清界限,便不惜毁了女儿的姻缘,叫她生生恨了我这么多年。楚将军,楚国丈。有你这样的父亲,潋滟也当真是不幸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,两人对峙着,谁的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无法否认。楚啸天也未曾替潋滟考虑过。他知道潋滟有多喜欢韩朔,但韩楚两家的婚约,是韩老爷尚在,韩家还是护国功臣的时候定下的。韩朔杀兄弃父,野心勃勃。他又岂能再将女儿嫁过去?

    说到底,他首先考虑的,还是楚家的立场与名声。

    韩朔平静了一会儿,转身便离开了。玄奴候在外头,问他打算去哪里,他轻声道:“去城郊别院吧。”

    心乱如麻,有好多事情他要想清楚。现在唯一的安宁地儿,便是长歌所在的别院。那玲珑剔透的女子不会多问他半句,只会给他弹琴。

    长歌的琴声,像极了一个人。他闭眼听着,总能叫心里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是错待了潋滟,也错待了自己。当初为何没有再多问她一句呢?为何不再问问,她心里喜欢的,到底是他还是韩天麟?

    说到底,是他那时候还不够喜欢潋滟吧,那傻丫头特别傻,心甘情愿地当着明媚的替身,不曾跟他讨要过什么说法。所以被楚啸天一说,他下意识地就觉得她可能的确喜欢天麟,不然,潋滟为何要为他做那么多?

    问透天地,也不过是一个情字恼人。他韩朔的情,原来在两年前就有。只是涅没在欺骗和怀疑里,终究什么也不剩下了。

    终于可以恢复三更两更间隔着来的节奏了tt白鹭要开始考试复习,真的要请各位多多包含,这里的更新还是比天涯快上将近十万字的,嘤嘤嘤,等人家考试完给你们加更哟,么么哒。另欢迎帮找bug!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