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六章 江山万里秀,可比怀中笑?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十六章 江山万里秀,可比怀中笑?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韩朔沉了眼眸,食指在扶手上敲了几敲,沉声道:“娘娘若是想置身事外,今日也不必让后宫嫔妃聚集这沉香宫了。明人何必说暗话?臣要是想再算计娘娘,也不怕娘娘此生都不再理会臣么?”

    含笑和休语摆了桌子,一碟一碟地端进膳食来。潋滟起身,到饭桌边坐下,漫不经心地道:“太傅话说得好听,如今若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本宫也想此生都不再理会你。可是这重要么?本宫如何对太傅,对太傅来说压根不痛不痒,本宫又哪里还敢下重注,去赌这一场?”

    诱人的菜色摆了一桌子,在山谷里吃多了腊肉青菜,这样丰富的晚膳看起来格外好吃。潋滟不等韩朔回答。提起筷子便夹菜吃。

    先前她做菜,还巴巴地跑去其他妇人家里,学着做肉丸子汤。每每嘴上说着不在意,她也都是用心在与他过日子的。只是韩朔他不稀罕,他更稀罕的是这无边的锦绣江山。区区山谷。哪里能留得住他?

    韩朔起身,也到桌边坐下,只是仍旧守了礼节,与潋滟隔了一个座位。

    “娘娘已经身在赌局里,早晚也是要再次下注的。”他慢慢拿起筷子道:“就算娘娘不相信臣。也该为这江山考虑。皇上不回洛阳,迟早有一天大晋会形成两处政权。楚王挟天子以令诸侯,洛阳朝廷也不是一朝一夕可废。到时候朝令夕改,百姓无所适从,受苦的依旧是?民。”

    潋滟微微一笑。将嘴里的东西慢慢嚼了咽下:“江山与我何干?妇人所愿,不过是夫君安好,能与之共白头。太傅若是肯放行,本宫还想随了皇上而去,无论他如何。我都要陪着他。”

    大殿里安静了一会儿,韩朔嗤笑,侧眼看着她道:“娘娘想同一个傻子共白头?”

    “傻子多好啊。”潋滟笑得很是灿烂,眸子里却盛满了悲伤:“起码傻子不会骗我。”

    手里的筷子捏得死紧,这话像铁拳头似的砸在韩朔的心上,闷痛得难受。潋滟会怨他恨他,这是早就有准备的事情。但是如今她真的这样了,韩朔却依旧觉得有些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他做错了么?没有,若是再让他选一次,他依旧会选这条路。这是最快最方便的法子,就算伤了她的心,总有一天会哄好的不是么?潋滟对他,向来不会完全死心的。而这江山,皇帝离都,他大权独揽,与楚王齐王赵王对峙,比之以前的受着各处牵制,如今他已经自由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都开始用膳了么?怎么也不等等我?”秦阳终于梳洗干净,换了一套潋滟平时备着的男装,虽然衬袍有些小。不过好在外头的锦袍可以遮掩一二,也不会显得太过怪异。他的头发擦了半干,一甩还会有水珠儿。但这厮向来不会顾及当下是什么气氛,伸腿就在韩朔和潋滟中间的位置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娘娘肯借臣地方,不然那一身可是要难受死了。”秦太保大大咧咧地转头跟潋滟道谢,发尾的水便甩了韩朔一脸。

    潋滟忍不住闷笑,方才阴郁的气氛被这人一扫而空,心下忍不住就对秦太保多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不常有接触,多半是韩朔偶尔提上两句,跟潋滟说秦阳如何如何。也同秦阳说贵妃如何如何。现在当真相见,两人竟也就自来熟了。

    韩朔接过玄奴递来的帕子,抹了一把脸,指节捏得泛白:“冲轩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阳一回头,好在潋滟早有准备,手帕一展,便挡住了飞溅而来的水。

    “你头发都没有干透,还吃什么饭?”韩朔扯着嘴角笑着道。

    秦阳抖了抖,他分明看见韩太傅笑着的嘴里牙齿都没分开,咬得死死的。这说出来的话儿,杀气十足咿!

    “头发…总会干的。”往潋滟那边靠了靠,秦阳端起碗来,往里头堆了些菜,很是可怜地朝潋滟道:“娘娘,臣能吃口饭么?从东海赶回来气都没喘上一口,便进宫来被当了盾牌使,瞧瞧臣这花容月貌,都憔悴了啊!”

    潋滟咯咯笑着,当真瞧了瞧秦阳这花容月貌,心想这人怎的给人感觉有些熟悉呢?她是不是认识另一个人,也是这样大大咧咧的,让人觉得有趣?

    “太保请用饭吧,正好也可以说说东海的趣事。本宫深宫里呆久了,去那么远的地方的机会,很少呢。”

    韩朔又被晾在了一边,秦阳就叽叽喳喳地开始边吃饭边和潋滟聊天。他当然不会说什么机密要事,只是捡着东海的风土人情说,逗得潋滟直笑。

    有他在,潋滟就松了不少的气。韩朔和玄奴都在主殿里呆着,含笑便小心地避开了耳目,将今天各宫娘娘写的家书装在瓦罐里,混着白菜一起送出了宫外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冲轩,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韩朔放下筷子,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阳说得正起劲。哪里有空理他,随手挥了挥便道:“子狐你有事就先回去吧,我还要同娘娘多说会儿。”

    一旁站着的玄奴忍不住摇了摇头,太保大人也未免太不知死活了。瞧着公子这脸色,后头定然有他的苦要受。

    “臣子必须在宫门下钥之前出去。”韩朔深吸一口气。笑着站起来,顺便扯了秦阳的后衣领,将他从潋滟面前拉开:“现在,必须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潋滟没有抬头看他,只是看着被韩朔拎在手里的、可怜兮兮的秦阳。笑道:“太保有空,随时可以进宫来找本宫。反正现在这后宫的门槛儿低了,大臣都是随便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刺儿不是朝他去的,秦阳哈哈一笑,应道:“好啊好啊,臣每日都有空,定当每日都来同娘娘畅谈。”

    上头有人冷哼了一声,秦阳抬头望,却看见韩朔很是平静的一张脸。刚刚是他听错了?

    “臣等告退。”韩朔朝潋滟行了一礼,拉着秦阳就出去了。秦太保还想依依不舍地回头看潋滟一眼。结果刚刚回头,就被前头的韩太傅给他带坑里去了。

    正在填坑的宫人们很是无辜地看着第二次掉进去的秦太保,纷纷善良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等着太保哆哆嗦嗦地爬起来,才继续填。

    “韩朔,你心眼也太小了!”

    “冲轩是第一天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镇定的人带着一只咋呼的猴子走出了沉香宫,潋滟微笑目送,而后问含笑: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让人分送,今晚就可以让各家收到。只是娘娘,这万一有人不肯听,反而将信交给了韩太傅,该如何?”含笑问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她低低地道:“韩朔刚刚肯对我说那些话,自然是想着如何把皇帝迎回来,皇位他一时半会儿是上不去的。既然如此,那咱们做的不过是以防万一。他也不会太介意。就算介意,难不成他还能囚禁这后宫妃嫔,抑或是废了满朝文武么?”

    含笑点头:“奴婢明白了。那,门口的陷阱要再准备一些么?”

    “闹着玩的东西,随你们开心。本宫累了,要先睡了。”潋滟站起来,打了个呵欠,望着外头慢慢?下去的天空,似笑非笑地道:“这洛阳,要有好长一段日子落在韩朔之手了。即便没有龙袍加身,他也是掌权之人。你家娘娘我,得学会当忍则忍啊。”

    韩朔根基太深,上头没有人压着,他俨然就会成这洛阳的王。皇帝那边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,楚王若是聪明,就该还有谈判的余地。

    她还未来得及与张术和爹爹传上话,明日得想个法子见他们一面。

    躺上床睡了一会儿,闭上眼脑海里却无可避免地浮现桃花源里的情景。潋滟恼怒地翻身坐起来,下床将铜镜拿了过来对着自己,指着里头的人恶狠狠地道:“不许再想了。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镜子里的人也是一脸凶恶,柳眉倒竖,龇牙咧嘴。潋滟同它对视了一会儿,颓然地丢开镜子,扯过被子将自己捂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韩府,裴叔夜坐在韩朔面前,脸上有着难得一见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。”韩朔的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太岳负了太傅重望,现在始真状态很不好,在下想带他出去求医。”裴叔夜看着韩朔,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自江随流在楚地失声。之后便一直不曾理会过他。以前是白首同所归的挚友,如今却成了恨不得啖他肉的仇人。裴叔夜觉得难受,他虽然一向是顾全大局的人,但是也实在无法天天面对那样的江随流。

    “带他出去?”韩朔皱眉:“你可知道一出洛阳,楚王极有可能杀了你们两个叛徒?太岳。你不是冲动的人,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?”

    庭院里有风吹过,裴叔夜低头,自嘲地笑了笑,道:“太傅,有些时候,心是比理智更占上风的。就算我算得到很多事,能布置很多局,然而现在,我也是不能再与始真回到以前了。不知道太傅有没有后悔过,不过现在,在下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优雅的男子带着痛意,一字一句地道:“万里江山锦绣,终是抵不过那一人重要。”

    2更12点3更2点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