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世人皆可唾,唯你无资格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世人皆可唾,唯你无资格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主殿里安静了片刻,潋滟摆弄着护甲,没急着回答韩朔的话。长歌站在一旁,聪明地眼观?口观心,绝对不发出半点声响。倒是秦阳看看这头,又看看那头,打着圆场道:“怎会呢?娘娘是豁达的人,与太傅又是自幼交好。就算是闲来无事讨杯茶水喝,相信贵妃娘娘也不会拒人于门外的。”

    潋滟挑眉看他一眼,笑意有些嘲讽。自幼交好?秦阳可真敢说。也是如今局势不稳,洛阳尽落韩朔之手,才没人来搬弄她与韩朔的是非。若是放到安定的时候提这四个字,不知道多少人要抓着把柄置他们于死地。

    没人接话,秦太保摸摸?尖,老实地扭头喝茶。韩朔别开眼眸。看着沉香宫花架子上的桃花,淡淡地转了话头:“娘娘方才唤了皇上,想必也是想念皇上得紧。”

    潋滟点头:“皇上只身远离洛阳,本宫自然是很担心的。身为妃嫔,无法在危难之时陪在皇上左右。也是本宫的过失。昨天信口开河说要去寻皇上,也是本宫一时情急的想法。只不过被太傅一语点醒,没有太傅护着,本宫即便是想去,又能走多远呢?”

    韩朔微笑。手指微微收紧:“娘娘当真是识时务。”

    “识时务之人才能活得长久。”

    瞧着韩太傅神色越来越不对劲,长歌抱了琴,眼珠子四处乱转,想着该怎么悄无声息地退出去。免得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可是座上的贵妃娘娘眼皮子都不抬。看不见她,她也不好开口打断谈话。韩太傅自进来情绪便有些不好,她更是不敢轻易惹怒。哎呀呀,所以说风月女子命最苦了。

    “长歌姑娘一直抱着琴,不累么?”秦阳突然开口。起身走到长歌身边道:“你以后不是要住在这里陪贵妃娘娘么?不如先去找个地方把琴放下?”

    潋滟和韩朔同时朝这边看了过来,长歌心里一跳,暗骂秦阳一声多管闲事,却也就顺势看向了潋滟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本宫疏忽,还忘记了先让长歌安顿下来。”潋滟眨眨眼,笑道:“长歌你出去寻含笑吧,她会给你安排房间。”

    如获大赦,长歌连忙应了,转身抱着琴就走。踏出大殿关上身后的门,才长长地出得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里头两个虽然都心狠了些,却也不会吃了你。跑这么快做什么?”身旁有人问。

    长歌下意识地回答:“知道越少,活得越久。风月场子里呆久了,自然知道什么能听,什么不能听。”

    说完才发现不对,扭头看去,秦阳什么时候跟了出来?

    这厮听了她的话,沉默了好一会儿,恍然大悟道:“的确如此,那在下是不是该感谢姑娘救了在下一命?”

    咬咬牙。长歌提了裙子就去找含笑,将后头那人远远甩开。这人实在是让人着恼,先前那样盼着他他不来,如今都已经事过境迁了,又来献什么殷勤?

    秦阳“哎哎”叫唤了好几声,也没能留住佳人步伐,不由地摇头浅笑:“当真是很不待见我啊。”

    会奔跑的猎物,往往最能引起野兽的兴趣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秦冲轩和韩子狐,算是格外地相似。都保留了兽类最原始的天性——乐于追逐。此天性转化在男人身上,简而言之一个字,贱。

    捧在眼前的东西不会稀罕,曾经拥有的不会喜欢。都要等到那人从眼前跑开了,对自己再无留恋了,才想起那人也许是自己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潋滟抿了口茶,与韩朔在殿里相坐无言。韩朔捏了捏自己腰间空空的香囊,声音平静地再次开口道:“皇上早晚会回洛阳,用不着娘娘去迎。您若是出了什么事,臣也无法同皇上交代。”

    肚子突然有些隐隐作痛,潋滟皱了皱眉,捏着扶手道:“太傅可否告诉本宫,您可会派人去迎皇上?否则,以皇上个人之力,该如何回得了洛阳?”

    楚王与齐赵二王汇合,兵力有五万之多,足以与韩朔抗衡。他们若要建立新的政权,也不过是多花些时间罢了,并非非洛阳不可。韩朔定然是会赶着去将皇帝给接回来的,只是他舍不得与三王做龙虎之争,伤自个儿元气,故而到现在也没见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他没动静,她便要想法子让他有动静。不然小傻子万一出什么意外,那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“胡将军追随皇上而去,想必是能保皇上安全的。”韩朔淡淡地道:“朝廷如今兵力不足,区区两万士兵,想必不宜同楚王大动干戈。讨伐匈奴的大军仍在边境,没有回来。若是能有些调动,想必将皇上迎回来,也要快些。”

    两万?潋滟心里暗笑,韩朔手里的兵力定然不止这个数,他还想用毕卓那边的力量去与楚王争,自己作壁上观?算盘打得不要太响!虽然目前匈奴稍微老实了些,但边境之兵,岂是说动就动的。

    情绪有些激动。肚子也就跟着更痛了一些。潋滟迷迷糊糊地想着是不是月信该来了,韩朔后来接着说的话,她都断断续续地没太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……娘娘怎么了?”觉察到有些不对,韩朔停下来看着座上的人,她好像哪里不舒服。脸色都白了些。

    月信这样私密的事情,哪里可以同他说。潋滟咬唇,摇头道:“无碍,本宫只是…只是想着有很久不能看见皇上,有些难过罢了。”

    微微眯眼。韩朔冷笑一声:“以前怎么没发现,娘娘对皇上如此情深意重?”

    “本宫一直对皇上情深意重,嫁娶可是一辈子的事情,本宫就算死了,墓碑上头也是刻的司马家的姓氏,哪里能不多惦记些。”她轻嗤一声,手装作不经意地放在肚子上,微微压了些力。

    这会儿可要争气啊,她可不能在韩朔面前暴露那么丢脸的事情。

    韩太傅脸色很难看,司马楚氏。这当真是难听死了。她以为自己死了能葬入司马家的皇陵么?真是天真。

    “臣只听闻有贤妃和皇后,死后会冠上皇室之姓。却未曾听说过出墙的妃子,也能风光葬入后陵。”说话刻薄了些,韩子狐看着座上的人,笑得一点温度都没有:“娘娘还是多祈求上天,愿皇上一辈子不知道你我之间的事吧。否则待他知道的那一天,无论你们多帝妃情深,娘娘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潋滟脸色白了白,捏紧了手里的袖子,目光如剑一般看着他:“本宫没有好下场,太傅就会有了么?乱臣贼子一向为史笔所留,遗臭万年。加之淫乱后宫之罪,太傅怕是要比本宫,先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红杏出墙是多大的罪过,足以毁掉一个女人的一生。他当是她愿意的么?是她愿意这么作践自己。好好的日子不过,要来争权夺势,要来同他周旋,要来糟践自己?这一切是谁造成的,如今怎么又还有脸来嘲笑她?

    天下人皆可骂她楚潋滟是妖妃,是淫乱之人,独独韩朔没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他不让,她更是不让。周围安静得只有她的喘息声,韩朔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像是欣赏她的恼怒似的。

    “娘娘曾经说过会死在臣的后头,臣也一直相信娘娘能做到。”他开口,慢慢起身站起来俯视她。

    “只是臣是不是乱臣贼子,这个留待后世评说。向来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臣从来觉得‘虽败犹荣’这个词是给弱者用的。只是臣还是提醒娘娘一句,如今你我往事作罢,没多少情谊在。娘娘最好还是不要惹恼臣,免得在这宫里,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一闪而过的杀气,像是她的错觉一般。潋滟抬头看着面前的人。突然就笑了,笑得很是妩媚:“太傅要杀本宫?”

    “臣相信不难,只是臣愿意与不愿意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潋滟点头:“那便来杀吧,本宫的命太傅向来不放在眼里,早晚要拿去,还不如早些动手,也省事。”

    袖子里的手捏紧了银针,她这次终于能选正确的毒针,而不再顾及着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娘娘这是要求死了?”韩朔轻笑,手放在她的椅子扶手上。静静地看着她:“你的性命,你不是向来珍惜着么?”

    潋滟低笑,身子却紧绷了起来。她可以感觉到韩朔当真是恼了,身上都带了一层令人窒息的气势。她想找个梯子下也找不到,不知怎么两人说着说着话。便到了这般剑拔弩张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

    腹部一阵抽痛,她没忍住,小声低吟了一声。面前的人一顿,将手放开看了看,似乎以为压到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哪里疼?”韩朔没好气地问:“刚刚不是还很有精神么?怎的就疼了?”

    潋滟在丢脸和丢命之间衡量了一下,还是选择了前者。话说得硬气,她还是很爱惜小命的。

    “肚子…”可怜巴巴地低下头,潋滟捂着肚子就开始叫唤:“你出去,让含笑和休语进来。”

    韩朔皱眉:“为什么要我出去?”

    8点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