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 惊闻血肉骨,桃花自此生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惊闻血肉骨,桃花自此生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潋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肚子疼得她几乎想破口大骂。他又不是不知人事的少年,哪里还带这般没眼力劲儿的。难不成还非要让她说出口,才肯回避么?

    “本宫…不太方便。”额上渐渐出了些冷汗,潋滟吸了几口气,觉得小腹处的隐痛似乎消退了些。但是韩朔靠得太近,她心里紧张,过一会儿肚子便又抽痛。

    “总之太傅请先出去,让御医进来给本宫看看。”咬着牙说完,潋滟闭了眼,不打算跟他再说。

    韩朔看她疼得这般模样,心里也隐隐觉得该是葵水一类的东西。只是心里深处有个念头,他顿了顿,干脆伸手将人抱了起来,朝内室床上走。

    “韩朔。你放开我!”潋滟脸上大红,伸脚就要踢人,却被这人塞进被子里盖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娘娘稍等,臣去传御医。”板着脸说完这话,韩子狐转身就往外走。在门口叫人来。吩咐了一阵儿,又将门给关上,重新坐到她床边。

    潋滟心里骂了他无数声,干脆扭身转头朝着床里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“娘娘。张御医来了。”休语忙忙慌慌地进来,走到床边看了看自家主子,又看向韩朔:“太傅还是暂且回避一二,待御医看过,再禀告太傅结果。”

    韩朔似乎有些走神。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颔首道:“韩某在外面等,御医诊脉完毕,先出来同韩某说话。”

    张御医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还是应了。只是心里奇怪。诊脉之后病情都当先告知娘娘啊,怎的太傅却要先知道?

    如此霸道的要求,潋滟也没力气搭理他。他爱听那些,就让他听去。反正韩家祠堂上的牌匾都早替他脸红了个透了。

    搭上丝帕诊脉,潋滟闭眼揉着肚子,也就没瞧见御医脸上突然万分难看的神色。凳子都没坐稳,胡子花白的老御医就给直接跪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休语吓了一跳,连忙要伸手去扶。潋滟睁开眼,就看见张御医颤抖着的胡须。

    “微臣……微臣先出去禀告太傅。”连滚带爬地站起来,张御医面无人色地往外走,差点撞上隔断。潋滟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,心想自己莫不是得了什么难治之症?

    “太…太傅。”看见外头的韩朔,御医又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。韩朔目光如电,直直地看着他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御医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直磕头:“微臣不知,微臣不知啊!”

    里头的休语站在帘子边往外看,韩朔半蹲下来,看着浑身发抖的老御医道:“你不知什么?韩某才是不知呢。都不说是怎么了,倒一出来行大礼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御医支支吾吾半天,汗流了满头。却是不敢说话。韩朔等得不耐烦了,轻“啧”一声道:“这是怎么?贵妃娘娘是有孕了不成,把你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张御医闻言,整个人都虚脱了,直接趴在了地上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声本是玩笑,不过看着御医的反应,韩朔慢慢敛了神色:“真的么?”

    休语倒吸一口气,捂住嘴退后了几步。床上的潋滟半坐起来,皱眉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微臣…微臣可以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御医颤颤巍巍地道:“求太傅放过微臣一命啊!”

    皇上离开洛阳已经将近一月。而贵妃娘娘竟然已怀孕一月。在皇上离开之前,贵妃娘娘分明是没有在后宫里的啊,那这孩子,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他不敢再往下想,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,他这命休矣!韩太傅要杀他,易如反掌。他却还有家室有儿女,不想死啊!

    韩朔眸子里情绪翻涌,脸上的表情竟然柔和了些。手放在御医的肩上,稳稳地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张御医,家里有一子一女,夫妻和睦,日子也算是幸福吧?”声音里带着温柔,韩太傅像是闲话家常似的,慢慢地道。

    地上的人身子抖得更加厉害了,嗫嚅几下,却没能再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韩某不是是非不分的人,御医在宫里任职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眼下娘娘身子有恙,便更需要照顾。这些,还得麻烦御医呢。来,起来吧。地上跪久了,可是对身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伸手将人扶到椅子上坐着,韩朔镇定地转头看着刚刚进门来的含笑:“拿纸笔来让御医开药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含笑疑惑地看着里头的情况,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还是先听命去准备笔墨。

    韩朔心情突然好了些,走进内室去,看着潋滟苍白得几近透明的脸,微微弯了弯嘴唇道:“臣似乎给了娘娘一件娘娘特别讨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潋滟抓起瓷枕便朝他丢来,他侧身避过,上好的青花镶玉枕就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休语吓了一跳,想去将碎片收拾了,却觉得腿发软。娘娘有了身子,这实在是太过突然。她都吓得浑身僵硬,娘娘心里该是个什么滋味?

    有孩子了,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?

    潋滟眼睛发红,恶狠狠地看着韩朔。后者表情从容,走到床边来将她的手死死按住。

    “娘娘何必动怒。既然已经发生了,那便想对策就是。做这无用的发泄,向来不是娘娘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潋滟咬着嘴唇,几乎咬出了血来。怀孕了,偏生在这个时候。怀上她最恨的人的身孕。老天是待她何其不公,要想尽法子来折腾她?算算日子,应该是桃花源的时候留下的东西,山谷里自然没有药可用,她回来迎接的就是一场动乱,也便将那事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不曾想,就那几天,当真怀上了。若是哪次上韩府不小心她也就认了,打掉就是。可是偏偏是那三日,她抛开一切傻傻地相信他。全心全意当他妻子的那三日。他是虚情,她却是真心。这孩子…这孩子算是个什么呢?

    胸口闷得喘不过气。潋滟奋力挣脱开他,几乎要跌下床去。韩朔沉了脸,将人抱在怀里,低吼:“不要动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声,她伸手胡乱地打在韩朔身上,几欲疯狂:“你这禽兽!禽兽!”

    韩朔被她抓到了脸,下颔留了几道血痕,眼神也便深沉了些:“我禽兽?娘娘当时莫不是心甘情愿的?”

    潋滟大怒,情绪无法抑制,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突然就从韩朔怀里挣脱出来,猛地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休语变了脸色,连忙想去扶住她。潋滟气得脑子里发白,也不管身边是谁。挥手便拂开。转身要走,脚却勾到了桌边的凳子,整个人往隔断处跌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含笑在外头看着,忍不住大喊了一声。那地上还有刚刚碎了的玉枕,大块大块的碎瓷片,哪里能往那里跌!

    潋滟眼前发?,腹部也是一阵坠痛。心里像是有无边无际的恨意和痛苦像海水一般涌上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要是楚潋滟呢?为什么她要爱上韩子狐呢?为什么现在好不容易可以从心里将他摆脱了,却又突然有了身孕呢?她觉得有些累了,能不能像小傻子那样装装傻,好好地睡一觉呢?

    身子陡然下跌,却跌入了一人的胸膛里。她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想的是,若是醒来,能什么都不记得就好了。

    若是她能马上忘记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太傅!”含笑跑进来,看着眼前的场景,吓得几乎哭了出来:“休语,休语,快去叫人啊!”

    韩朔护着潋滟,背后压着那一地的碎片。怀里的人已经昏过去了,他的神色也终于温柔,将自己的刺一点点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有身孕的人。脾气还真是大啊。”轻咳一声,他低声道:“跟我发这么大的火做什么,气着的,还不是你自己。向来不会做吃亏的事,现在又是犯什么傻呢?”

    休语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,宋渝不一会儿便带了人来。进得内殿,却见韩朔已经将人放回了床上。他的背后一片血肉模糊,却跟没事人一般替潋滟盖了被子,然后才慢慢松了力道,在床边跌坐。

    “宋渝。你光看着我不动,再一会儿这血流尽了,我便要去陪韩家的列祖列宗了。”

    笑得风雅的男子眼里有些难过,不过眼皮垂下来,很快挡住了。宋渝丢了手里的刀剑。连忙过去将人扶起来坐在外面的软榻上去。

    “太傅,背后有很多碎片扎进了肉里,得取出来。”宋渝沉声道:“属下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韩朔点头,背后的伤都是皮外伤,他不在意。可能只有腰上那一处伤得深些。眼下正是关键的时刻,他不会让自己伤得太狠。潋滟怀孕,形势自然会有变化。他还要等着她醒来,好生和她谈谈呢。

    殿门合上,含笑休语都进去照顾潋滟了。宋渝将韩朔的袍子解开,衬袍和中衣都慢慢从伤口上揭下来。细碎的瓷片弄得这背后一片模糊,得先用酒洗了,才能看得清瓷片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她那一身伤,我这一身伤,宋渝,算不算是绝配?”

    明天为落樱花花马车加更tt四更,一更9点二更12点三更2点四更4点~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