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鞍马护吾主,剑寒十二洲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三十一章 鞍马护吾主,剑寒十二洲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皇帝回来得太过顺利,导致群臣还没有反应过来,龙位上已经坐上了人。众人呆呆地跪下行礼,上头嬉皮笑脸的人抬着袖子喊一句“众爱卿平身”。

    韩朔目光深沉地看着司马衷,他似乎过得不错,在楚王的囚禁之下也还能依旧笑得这般畅快。回来看着文武百官,竟也没有什么不适应。

    这只能说明,楚王在这段时间里,当真是把他当皇帝看的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呢?楚王那样的狼子野心,完全没必要对这傻子太过客气,反正不过是傀儡罢了。还有,明知道放回皇帝,他定然会遭祸患,司马炎又怎么突然这么傻,几乎是拦也没拦地就把晋惠帝放回来了。

    韩朔不会相信良心发现这种事。事出有异必有因,这背后,定然有他没有看见的一双手在谋划着什么。

    潋滟躲在一旁的帘子后头,看了龙位上的皇帝几眼,又看看朝堂上的群臣。自家爹爹站在左边第一个的位置上。很是开心的模样。赵太尉也是乐呵呵的。皇帝回朝,一半的臣子是高兴的,起码时局又会安稳一阵。但另一半脸上阴霾重重的,不必想,是韩朔的党羽。

    “镇边将军毕卓。入殿觐见——“有太监吆喝了一声,潋滟一怔,随即看向门口。短短一年的时间,毕卓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门口迎着阳光,有人顺光而进。抱着头盔,铠甲沉响,一步步地走到前头来。

    与她初时相见时,毕卓有了些变化。他的脸上有了些胡渣,原本黝黑的皮肤像是添上了一种奇异的色彩。看着让人觉得踏实。眉宇间有历经沙场之后的沉稳,眼里的斗志却仍在。潋滟看着,仿佛回到了一年前,他坐在简陋的酒馆里,对自己一字一句地道:

    “在下愿有一日,能鞍前马后护吾主,一剑霜寒十二洲!多谢姑娘成全!”

    如今,他算是做到了自己的承诺,护着皇帝回来了,也令匈奴闻风丧胆。毕醉回毕将军,一把铁剑只杀匈奴,护下边关百姓安宁。不过一载,已功成名就矣。

    “臣毕卓,叩见吾皇!”单膝跪下,毕卓恭恭敬敬地朝皇帝行礼。

    “爱卿一路上辛苦了。”司马衷看着他,很是感慨地道:“没有爱卿,朕也无法这么快便回来洛阳,朕应该好好奖励你的。”

    韩朔侧头看过去。这毕卓已经是立了大功,却依旧不骄不躁,没有一般武夫的居功自傲。实在是个可造之材。

    “皇上,毕将军还使得匈奴此番愿意与我大晋讲和,实在是居功至伟啊。”楚啸天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虽然是临时挂帅,毕将军的实战能力却是不输众位老将。老臣以为,皇上当有功便赏,也让三军服气。”

    皇帝拍着手道:“国丈说得对,奖是一定要奖的。这镇边将军,是几品啊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镇边将军。算是等同三品。”韩朔站出来道:“毕将军也算是开了我朝先河,一上任便是三品重臣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奖赏可以,加官就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小傻子眨眨眼,为难地看向国丈。楚将军轻笑一声道:“若是大晋能出第二个毕卓,让他一上来就是做二品骠骑将军,皇上也不吃亏。太傅觉得呢?”

    韩朔淡淡地道:“毕将军能力卓越,的确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事实,那便是加官进爵,也没什么不妥。”楚啸天看向皇上,拱手道:“老臣以为,可以加封毕将军为二品骠骑将军,也让天下人看看,我大晋是有功必赏的。如此一来,真的有才之士,也才敢报效于国。”

    韩朔嗤笑一声,不说话了。眼睛往帘子那头一扫,正好看见那丫头在与毕卓对视。

    她是毕卓的伯乐,这会儿地上那人估计是对她感恩戴德,言听计从了。啧,他当初为什么要放过她这一马,白白给自己添了堵啊。

    只是,趁着他们说话,相互看这么久,是不是有些失了规矩?

    毕卓眼里有万般情绪,看着帘子后头小心翼翼探出头的女子,心里像是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,提前了很多时间,也迎回了她的皇帝。她是很开心的,脸上都清清楚楚地写着。但是除了开心和感激,那上头,没有丝毫其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毕卓低头默笑。也该是如此,贵妃娘娘心里,哪里还有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如此,朕便允了吧。”司马衷不安分地坐着。屡屡往潋滟那头看,看样子是急急地想去同他的爱妃一诉相思之苦了。

    韩朔慢悠悠地道:“待臣拟好圣旨,会交予三省核查。皇上刚回洛阳,太极殿里堆积了大量臣无法做主的朝事,下朝之后。皇上便随臣去一趟太极殿吧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的脸瞬间垮了下来,一点亮色都没有了:“太傅…朕好不容易回来,就不能让朕先休息休息么?”

    韩朔微笑着摇头:“皇上责任重大,自然是要辛苦些。先苦后甜,才是人生之道。”

    司马衷闷了。缩在龙位上一句话不说,像是在赌气。潋滟轻笑,朝他做了唇形:“臣妾今天无论多晚都会等着皇上的。”

    眼眸亮了亮,皇帝又想咧嘴笑,但是怕太傅看见,又给自己使绊子,只好闷着忍着,不露半分了。

    毕卓得封二品骠骑,朝皇帝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当日赠臣之字,臣一辈子都不会忘。”再抬头时。毕卓的声音在朝堂之上响起:“臣今生今世,为大晋而生,也愿为大晋而死。哪怕付了性命,也定然护我大晋河山,护我主上安稳。臣今日在此立誓,必将杀尽敢犯我边疆之人,杀尽敢逆主皇权之臣!”

    群臣震惊,坐上的司马衷也是有一瞬间的愣神。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,拍手道:“好押韵的句子!”

    潋滟没忍住,笑了出来,朝堂之上却是没一个人笑得出来。毕卓这话是说给谁听的?前一句倒是无碍,后一句呢?莫不是直直冲着韩朔去的?

    每人心里都有一杆秤,先前韩朔权倾朝野,依附他的人自然坚定不移。然而现在局势千变万化,毕卓连带着楚家势力都涨了回来。加之不少人的女儿是在后宫里头的,此番朝上,许多人的心思便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韩朔看着毕卓,冷笑不语。今日上朝只是单纯算是做个样子,表示皇帝回来了,大晋之权在洛阳,名正言顺。他们若是以为经此一役便可以将大权全数拿回去,那便是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楚王谋逆,绑走万圣之体,当是该讨伐其谋逆之罪的。”谢子瞻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即便他强要了圣旨,也是不该让其逍遥法外。臣请奏,应该派出军队,攻打楚地,一雪前耻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朝上便接二连三有人站出来支持。

    “楚王大逆不道,攻打洛阳,另吾皇流落外乡,罪不可赦。”

    “有功当赏。有罪也必须当罚。楚王狼子野心,不可纵容啊!”

    司马衷眼神微暗,嬉皮笑脸地听着,心里却是有着计较。

    楚王与?赵二王一起,已经答应与他同谋,清除韩朔这奸臣,还大晋完整河山。司马炎虽然野心勃勃,却也是不希望大晋落在其他姓氏手里的。如今协议已成,他怎么还能派兵攻打他?不是自断臂膀么?

    毕卓皱眉道:“皇上不是已经下了赦免楚王的圣旨么?君不可言而无信。况且战争太过频繁,受苦的只是百姓。各位大人倒是只用动动嘴皮子。将士们可是要拿命去拼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些重,几位大臣都变了脸色。韩朔哼笑道:“毕将军这话说得,难不成文官便没有进谏之权了么?文官谋,武将战,你又何必拿来比较?”

    毕卓回头。不卑不亢地看着韩朔道:“臣没有那个意思,只是现下匈奴大使将来,再起战事,本身就很是不妥。且楚王已经答应归顺朝廷,不再起兵作乱,再去攻打楚地,便是我大晋不仁不义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王归顺?”谢子瞻接过话来,笑道:“既然愿意归顺,那自然是好。不过归顺要有归顺的诚意,楚王是要上缴兵力,还是分割封地?”

    毕卓皱眉,回头看向皇帝。司马衷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,还在对潋滟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潋滟听着毕卓的话,像是在沉思。楚王一向狼子野心,上次还差点篡位。若是让她来说,也是希望攻打楚地,好永除后患的。不过,为什么毕卓会反对呢?

    “能不伤一命就让楚王归顺,自然就不用再打仗。”楚啸天也道:“楚王归顺诚意如何,可以慢慢谈,但是若要鲁莽用兵,便是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群臣议论纷纷,潋滟略微沉吟。连爹爹都这样说,那便只有一个可能——楚王是真的愿意帮助皇帝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楚王有好处么?她没有想明白,是谁用了什么筹码同楚王交易,才能让那豺狼归心?

    “此事,可以从长计议。”韩朔道:“皇上难以抉择,便听群臣意见。五日之后上朝,再来以人相定。”

    12点2点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