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郎艳世无双,当选做新郎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四十七章 郎艳世无双,当选做新郎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群臣哗然,韩朔一党跟看好戏似的看着高家人脸色顿变。方才才说挂印离开的韩太傅,这会儿却被公主瞧上了要和亲,哎呀呀,这可怎么好?

    柱子后头的潋滟微微皱眉,那公主什么眼力劲儿,竟当真还是瞧上了韩朔。满朝文武好看的又不止他一个,论什么惊艳世无双,画像上能看得出个鬼!

    “皇后,这可怎么办?”司马衷苦恼地道:“太傅已经离开了,朕去哪里再找一个韩子狐给公主?若是此次联姻不成,怕是边关百姓又要受苦。”

    高氏?着脸,高家的人也都不说话,大殿里一片沉?。皇帝扭头看着秦阳等人,那几个吊儿郎当的这会儿更是没个正经。已经扭身在相互商量晚膳要吃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见情况僵着了,也没其余办法。楚将军淡淡地道:“今日且到这里吧,公主到了驿站,想必明日才会进宫。还可以拖上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高家人找到了台阶,全部顺溜地离开了。朝臣纷散。潋滟从柱子后头出来,皇帝苦着脸看着她道:“哎呀呀,这可怎么是好啊爱妃?”

    潋滟有些疑惑,问他:“皇上,你当真将所有画像都给公主看了么?朝中比韩朔温柔之人不少。怎的偏生就让那公主看上太傅了?”

    帝王眨眨眼,点头:“画像是都送去了没错,其余的,朕也不知道哇!”

    这情况,怎的像韩子狐早就料到了。在这儿玩了一招以退为进。他辞官,公主偏要嫁,那还得巴巴地去将人请回来啊。他韩大爷岂是人叫回来就肯回来的?又不知还要出什么难题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如何,她不去。要去请人。随便江随流抑或是长歌毕卓都可以。她才不要再傻傻地自己跳火坑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皇上要担忧也得先回去休息。腿上的药也该换了。”她回神道:“至于太傅那边,皇上派人去请,若是不行,皇上亲自去,太傅总是会回心转意的。”

    小傻子沉?了一会儿,点头。解雨臣过来将他背出去放上龙撵,而后随着潋滟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可是有话要说?”潋滟小声问他。

    解雨臣点点头,捋一把胡子,低声道:“微臣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,明日出宫一趟,找张大人商议一二,回来再同娘娘禀告。”

    潋滟想了想,如今宫外是什么情况她也不知,大哥出去一趟也是好事。她便顺口嘱咐一句:“有机会的话便去驿站瞧瞧,若是能看见那公主是什么模样,自然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解雨臣看了她一眼:“娘娘看人家容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心里还有什么惦记着的东西放不下不成?

    潋滟微微一笑,道:“没事,好奇罢了。使臣一般是在下午觐见,你赶着些。午时能回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长长的宫道,红墙?瓦,潋滟一步步走着,心里安静得很。

    她早说过不在乎韩子狐将如何了,即便她肚子里是他的孩子,可是从姻缘庙开始,她便告诉过自己,她心里不会再有他。无论如何。

    如今君要娶亲,她不过是个看客,无足轻重。也不应该有什么感情波动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潋滟摸了摸自己微微有些突起的肚子,轻轻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爱妃?”龙撵上的人探过头来,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嗯?”潋滟转头:“皇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爱妃想太傅娶匈奴的公主么?”司马衷深深地看着她,眼里的情绪都压在清澈的瞳孔之下。

    潋滟一笑,道:“不是臣妾想不想的问题。太傅娶了匈奴的公主,对我大晋,无论哪方面来说都是最有利的。且…万一哪朝出什么乱子,也是在太傅身上,伤不着皇上什么。既然公主都看上了,这段姻缘,便也算是天成。”

    司马衷心里叹息一声,点点头朝潋滟笑笑,然后规规矩矩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到底谁才是傻子。说这么违心的话,眼里的情绪却是藏也藏不住。沉心啊,什么时候才能肆无忌惮地将所有情绪都展现给他看呢?

    韩府。

    韩朔悠闲地坐在庭院里同裴叔夜下棋,他换了一身青白色的袍子,玉簪束发,褪去一身的沉敛气息,像是闲坐的少年,眉目间都是轻松。

    裴叔夜一边落子一边看他,轻声道:“如此一来,太傅…不,子狐兄似乎是脱了枷锁,活得更自在了啊。”

    无琐事缠身,想见他的官员统统被关在了门外头,现在门口还跪着一群人呢。这厮倒是优哉游哉了。

    韩子狐笑得儒雅,手里玉做的柄扇一展,万分风流地道:“韩某好不容易从俗世里脱身,怎么能不活得更自在?高家要什么我给什么,我可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见过夸自己的,没见过夸得这么不要脸的。一旁的秦阳腹诽,高家人这会儿是大气都不敢出了,躲在高府商量对策呢。要不是拉不下脸,这会儿怕是要跟外头的人一起跪着。他韩大爷要是不点头允了献身。满朝文武都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奇怪,听说公主选婿,是将我大晋满朝文武的画像都拿去瞧了。子狐兄怎知道那公主一定会看上你?万一她喜欢的不是你,那这一步棋,岂不是走不了了?”裴叔夜笑问。

    韩朔慢悠悠地吃了一片?子。而后将唇边的笑意一点点收敛了:“不是我先知道,而是那背后的人,压根就是只想让韩某当选。据说那卷轴里头,只韩某一人的卷轴格外精致,轴子上还镶了金。另去递画像的人。可是将韩某上天入地一顿好夸。啧啧,不被看中,可都对不起那人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这情况显然是秦裴二人不曾想过的,皆是惊讶地看着他。韩朔微微一笑,打了个呵欠道:“这些是宫里的人告诉我的,啧,当日送画,贵妃娘娘也在呐,也没帮韩某把画像给拿出来,真真是伤了我的心。外头那群人就交给你们了。我要去养伤。”

    说着,韩大爷潇洒起身,进屋去将门一关,便什么都不管了。秦阳和裴叔夜面面相觑,而后出门去,就见得一群人哭得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更不可一日无太傅啊!太傅请快回朝,官印臣等已经拿回!”

    “太傅乃国之顶梁,一屋无梁,则必塌也!”

    “太傅……”

    秦阳掏了掏耳朵,无奈地道:“不知道的还以为韩府办丧事呢,一大群人,跪在这里哭什么哭?韩子狐说他累了,休息去了,各位大人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光禄大夫王骑朗声道:“太傅若是不归朝。臣等便长跪不起!”

    “对!长跪不起!”众人跟着应和,嗓门大得让人头疼。秦阳没忍住,一脚就给人踹开了,骂道:“还长没长眼睛了?太傅辞官是他自个儿愿意的不成?你们在这里哭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跪着的都是些文臣,酸腐之气太重。被秦阳这当头棒喝,这才想起来好像该找皇上和皇后来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于是,王骑带着群臣站起来,麻利儿地又扭身往皇宫去了。

    外头闹得沸沸扬扬,百姓的饭后谈资又得到了极大的丰富。匈奴公主下榻的驿站附近也开始有人蹲点,都想看看这要嫁给韩朔的女子,长的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解雨臣第二天出宫,街上的余热还没散去。随意走着听见的都是关于这次韩朔辞官和匈奴公主的消息。

    有人甚至在猜,韩太傅是不是还对贵妃娘娘一往情深,知道公主要嫁给他,不愿意娶,故而辞官以躲避?

    他听得冷笑,百姓就是愚昧,压根不知道真相,只会往感情的路上猜。韩朔要是有那样深情的心思,便配不上一个“狐”字了。

    驿站守卫很是森严。由于最近不太平,进出的管制都相当严格。但是解雨臣拿着的是皇宫的令牌,威逼利诱地哄了守卫几句,还是从侧门进了驿站。

    匈奴使臣在前院,公主在内院。解雨臣穿的是禁军的铠甲,一路上也没多遭盘问。只是进入内院的时候,他留了个心眼,没走门,选择了翻墙。

    内院很是安静,只有匈奴的婢女偶尔走过。主屋的门窗都是打开的。里头还传来些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有客比他早到啊?解雨臣摸了摸胡子,隐了气息蹭到窗户外头去,做了一回小人行径——偷窥。

    琳琅香阁,浓浓的熏香味儿。屋里的摆设大概是按匈奴的习惯,屏风都撤了,一眼就能看见屋中间的桌子。那里坐着两个人,一男一女,男的背对着他,女子正看着男子,线条分明的脸上带着些红晕。

    这便是匈奴公主么?解雨臣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胡女,心里有些?然。匈奴的样子,除了皮肤比大晋女子差些,线条更分明些,其余的当真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胡女现在,不知道去哪里了啊。若是大晋与匈奴修了共好,他还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再见她一面?

    “韩某今天,冒昧了。”男子开口说话,声音含笑。

    2点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