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万魂归一谷,江山有定数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万魂归一谷,江山有定数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韩朔一震,他们隔得太远,只看得见那女子额间金色桃花钿,一身绯色绣桃宫装,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反应过来,那人便已经调转马头,往东边的山谷里跑去。

    是她么?韩朔心里跳了跳,不经思索地便策马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来?怎么会,还对他笑?韩朔有些迷惑,然而心跳得像是要冲破胸膛,哪怕只是幻象,他也想去看看,再看看。

    “太傅!”秦阳和裴叔夜都吓了一跳,连忙策马去追。凭空冒出贵妃娘娘,怎么看都是有问题吧?然而一向睿智的韩子狐竟然就这么傻地追了过去!

    “太傅,小心有诈!”裴叔夜急声道:“那不可能是娘娘!平白出现女子冒充娘娘,为的就是要引您上钩啊!前方必有埋伏!”

    马蹄声声。韩朔哪里还听得进去。前头绯色的身影跑得极快,这里地势险峻,他怕,很害怕就这么又放走了她。

    秦阳急得低骂出声,回头招呼一干将领:“都跟上,往东边走!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。十万士兵都跟着往山谷进发。

    韩朔盯着前头的影子不放,追了许久许久,才终于拉近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停下!”他沙哑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绯色的身影顿了顿,一咬牙,又奋力往前冲,前头就是山谷的一半了。

    韩朔眼眸一沉。策马与那人并驾,而后翻身而起,落到她的马背上,将人困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对。刚拥入怀,韩朔就皱起了眉头,她不是潋滟。

    “让您失望了么?”赵氏转过头来。侧脸依旧与潋滟极为相似,然而这声音,却分明不是她。

    韩朔勒马,一把掐上赵氏的脖子,眸子里满满都是杀气。与其说是生气,不如说是失望更多些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冒充她?”

    赵氏被掐得喘不上气。使劲掰着韩朔的手:“放开我…”

    那张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,韩朔咬牙,将她摔下马去。

    “太傅!“身后的人都追了上来,看见地上的人,裴叔夜吓了一跳:“贵妃娘娘?”

    “不是她。”韩朔冷冷地拔剑,指着赵氏道:“说吧,你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赵氏咳喘了好一阵子,看见后头?云一般的军队,有些胆怯:“我…我只是奉人之命,将你们引来这里罢了。”

    韩朔心里一沉,环顾四周。这里也是山谷,要引他们过来,那便只能是……

    “小心!”秦阳听得山上的动静,惊呼了一声,连忙策马前行几步。

    无数的巨大岩石从山上滚落下来,后头的士兵不少被砸中,瞬间没命。韩朔策马避开,岩石不断滚落,他们瞧不见后头的形势,估计不少人被砸中。然而更可怕的是,岩石将山谷里的路堵住了,前行不得,后退不出。

    “太傅!”裴叔夜白了脸色:“您小心些!”

    惨呼声四起,山上突然冒出新都的士兵。举箭而射。他们身处低位,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往后退!”韩朔气沉丹田,怒喝了一声:“去告诉后面的人,不要再进山谷!”

    地上的赵氏站起来,匆匆忙忙地想往树林里跑。然而韩朔却踏马拦住了她,几乎是没有犹豫的,一剑穿心。

    “太傅。”裴叔夜知道韩朔是当真生气了,不过现在情况危急,只能先离开这里再说。

    “往后面走,我们掩护您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韩朔挥剑挡着上面射下来的箭,寒着一张脸道:“我掩护你们,都赶紧后退!”

    “子狐。”秦阳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的罪业。我来担。”韩朔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他们道:“这一步,是我大意走错了。这万千灵魂的罪业,都应该我来承担。不用护着我,在见到他们之前,我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秦阳咬牙,裴叔夜无奈地叹了口气,调转马头往后跑。一众士兵死伤无数,几乎只能逃窜。岩石阻路,退的速度也无法太快,只能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秦阳胳膊上中了一箭,咬着牙想骂,却忍住了。韩朔冷静地开路,放了信号烟,后头的人都连忙退出山谷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时辰,十万士兵,进谷五万,死伤两万。

    冲出包围的时候,众人都很沉?。韩朔立马站在路口,冷冷地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路,血流成河,全是因为他一念之差。

    两万士兵,也许便是两万个寻常人家的支柱,生生的血肉,都因为他一个人,葬送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袍子上染着不知是谁的血迹,腰侧也有箭头擦伤的伤口。旁边的人都已经下马各自包扎,他却觉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太傅。”裴叔夜叹息一声,站在他马前道:“下来先处理了伤口,再整顿军队,往西边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沉?。

    “您不必…太过自责。”裴叔夜斟酌了一番,轻声道:“人难免有失…”

    韩朔竟然笑了,苍白的脸线条僵硬,带了些怒意和悔意:“太岳,你何必这样说?在我这个位子上,今天这样的错误,是绝对不该犯的。你们都可以有犯错的时候,我却不可以。因为我一错,便是千万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裴叔夜低头,无奈地叹气。

    韩子狐慢慢下马,接过玄奴递来的金创药和白布。随意将自己腰上的伤口包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忘记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起了风,韩朔的声音散在风里,几乎要让人听不见。

    秦阳包好手臂,侧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忘记了,自己身上还背负着什么。当真以为奔过去,与她解开了误会。便可以安乐一世了呢。”

    低哑的笑声听得人心疼,秦阳皱眉:“子狐,又不是兵败,不过中一次埋伏,你这样沮丧做什么?”

    韩朔没答他,看着来来往往整理武器和清理伤员的士兵。沉?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有,被感情冲昏头脑的这一天?瞧吧,用这样大的代价来唤醒自己,不可惜么?

    “禀报太傅,后方十余万大军在渡河之时受了埋伏,不过死伤极小。”

    “报,谢将军率领的后方军已经行至罔山,离我军不过十里。”

    “报,士兵清理完毕,死伤两万三千五百二十一,剩余八万余人,已经整军完毕。”

    韩朔静静地站了一会儿。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空气里的血腥味久久地散不开,让人窒息。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秦阳觉得,以前那个韩子狐好像又回来了。冰冷果断,心怀天下的韩子狐。

    “往西边,连夜赶路,直往新都。”韩朔镇定地下达命令:“此一处山谷,定为‘万魂谷’,待我军凯旋之后,韩某必亲自向他们赎罪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齐应,韩朔转身上马,最后看了那山谷一眼,策马前行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曾经有谁说过呢,相爱不难,要抛却重重阻碍在一起,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她曾深爱他的时候,他没有看见。等他发现自己是爱她的时候,两人之间却已经隔了千山万水。再也无法走到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情的转机仍在,但是这命运,终究是替他们提前写好了结局。

    韩朔紧紧捏着自己的心口,望着前方的路,想着那一头,她到底会是以怎样的表情,在等待着自己。

    万魂谷一战,新都之兵几乎无损,而韩朔之军大损两万。消息传回新都的时候,帝王很开心地抱着潋滟:“爱妃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潋滟看着战报,有些高兴,却不怎么笑得出来:“他当真中计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衷一怔,继而点头,无奈地笑道:“聪明如韩子狐,也落下了这样的陷阱。也许…在他心里,爱妃也是很重要的吧。”

    潋滟低头看他,轻笑:“皇上说这样的话,可是不太妥当。臣妾是您的妃嫔。”

    帝王拥紧了她的腰,闷声道:“虽然朕很不愿意承认,可是如果你们不是立场相对,怕是能很容易地在一起。爱妃你现在,应该也能更幸福。”

    潋滟抿唇。

    “爱妃是朕的妃嫔没有错,但朕常常在想,若是将你还给韩朔。你会不会更快乐。”司马衷犹豫地说出这句话,不意外地感觉到了抱着的人要挣扎,他连忙道:“爱妃听朕说完。”

    潋滟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那不可能,也知道爱妃你与他势不两立。”司马衷叹了口气:“朕也…也舍不得放你走。只是偶尔看见你走神,会觉得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潋滟揉揉额角,沉声道:“您的这些念头,还是消了的好。臣妾是万万不可能再与韩朔在一起的。偶尔走神…也不是,不是因为他。”

    司马衷抬头看着他,眉眼间似乎是有担忧,像水墨一般地散开。

    “如今您该关心的,是如何应对他这二十万大军,而不是臣妾。”潋滟笑了笑。将战报展到他面前:“您瞧,他们这是被踩了尾巴,气势汹汹地往新都来了呢。收集到的箭矢虽多,也只够一场征战之用。皇上不必在意臣妾,还是与几位将军多商议一二。”

    帝王站起来,佯装叹息地道:“家有贤妻。当真是半分不能不理朝政。罢了罢了,朕去找楚将军。”

    结局从我开书以来一直就觉得是最精彩的部分,嗯哼,交给我吧。

    明天见啦,白鹭今晚考试之后,就只剩最后一门英语了!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