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章 妾心怀君时,君心不为动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第一百八十三章 妾心怀君时,君心不为动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“太傅?”

    韩朔回过神,拧眉看着裴叔夜手里的东西,沉声道:“四日小战,耗其心力,方迎大战。这样的部署力道未免轻了。顿丘都攻不下,还如何攻新都?带五万人吧,明日让谢子瞻带兵,谢戎虎威从旁佐之。”

    裴叔夜轻笑一声:“还以为您没听,如此,我便吩咐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朔面无表情地挥挥手,裴叔夜掀帘而出,主帐里便又只剩下他和潋滟。

    白日的话似乎对那丫头一点影响都没有,潋滟坐在桌边,很是自在地吃点心。他亦无话,转身回到矮桌边去看布局。

    四日小战。方迎大战。韩朔这是要在五天之后竭力冲破顿丘么?潋滟脸上没动静,心里却很是担忧。五日时间太短,新都的准备都不一定完全。不知道帝王和毕卓能不能抵得住。若是要退而守城,新都则危矣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那边坐着的人,他手边放着的是韩军所有的部署和战报。她从来没表现过有兴趣,他也就当真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大抵是觉得,她区区女子,不可能逃得出这层层重兵守着的地方吧。

    想了想,潋滟脸上带了笑。捏了一块芙蓉糕走到韩朔身边去。

    “你晚膳都没有用多少。”香气从旁边飘过来,不知是点心的,还是她的。

    韩朔挑眉,抬眼就看见面前这人别别扭扭地将芙蓉糕递到他的唇边。

    张口很自然地咬下,他脸上的表情晴朗了一些。放下手里的东西,打趣地道:“你这是想通了要讨好我了?”

    潋滟轻咳一声,嘟囔道:“惹怒你对我又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韩朔笑了,站起来欺身凑到她面前去,看着她想躲又强忍着的模样。心情格外地好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是饿了,不过比起点心,韩某更想吃些其他的。”他伸了舌头轻舔嘴唇,分外魅惑地看着潋滟道:“不知你…能不能也送到韩某嘴边?”

    潋滟脸上一红,心里默默骂了流氓一百遍,方才算镇定地回视他:“晚上东西还是不要吃太多为好,会撑死。”

    韩朔没忍住,笑出了声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下流。”潋滟嘀咕出了声,脸上的红晕还没散去,很是像小女儿的娇嗔。

    韩朔拉过她,在她脸上轻轻一吻,似笑非笑地道:“娘娘明鉴,臣从来只风流,不下流。”

    恍惚记得,这句话在什么地方听过。潋滟迷茫地看着他,好一会儿才回神:“难得你还会称臣。”

    渡河之后,大晋隔河而治,晋惠帝不承认洛阳一切官职。韩朔一方为避篡位之名,也是不再承认晋惠帝了的。他一直自称“我”。怎么又称了臣?

    韩朔好似不怎么在意,放开她又坐了回去,淡淡地道:“随意说的一句话,你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潋滟摊手,她做什么要在意他说了什么?

    站在旁边看了几眼沙盘上的布局,潋滟自然地回去床边,打了个呵欠,像是要睡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先别更衣。”韩朔的声音传过来,潋滟坐在床上,笑道:“我习惯和衣而睡。自然不会更衣。”

    天色晚了,总是要就寝的,潋滟不会傻到觉得韩朔会像昨晚那么老实。正有些头疼该怎么避开那种事,哪里又会傻傻凑上去?

    屏风外头的人好像走到帐子门口去吩咐了句什么,没一会儿华启就背着药箱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潋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:“我没生病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没用的话,手伸出来。”韩朔坐在床边,将华启的诊脉丝线绕在她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潋滟撇撇嘴,随他折腾了,最好折腾个什么毛病出来,告诉他不能同房。

    华启诊了一会儿便转身去写方子,密密麻麻一大串儿,拿出去煎药了。整个过程都没敢抬头和潋滟说句话。

    怎么了这是?潋滟摸摸自己的脸,她不是很可怕的吧?华启以前帮过她,她还以为不用这么生分。

    韩朔没给她解释什么,转身跟着华启出去了。潋滟立起耳朵,听见他同门口的人吩咐,看住她,他片刻即回。

    眼眸亮了,她看着他出去,连忙兔子似的蹿下床,鞋也没顾着穿,蹦到韩朔的桌子边拿起最上面的战报便看。

    一边看一边注意着外头的动静。看了三册还不见人回来,她也不敢多看了,蹑手蹑脚走回去,缩回被子里。

    下一刻,韩朔就端了药进来了,没声没响的,吓得潋滟心口直跳。

    还好她没贪多。

    “把药喝了。”一碗药递到面前,还冒着热气。潋滟眨眨眼,看着他问:

    “这什么药?”

    韩朔别开头,闷闷地道:“不用问太多,喝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潋滟皱了皱?子:“闻着就苦,你还不告诉我是什么,要是毒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韩朔恶狠狠地瞪她一眼,想说什么。又没能说出来。一咬牙,干脆自己喝了一小口,然后递到她面前去:“没有毒。”

    潋滟傻了,接过碗来,没有再折腾。把药给喝了。韩朔向来最怕苦药啊,这样的东西都给她尝,那一定是没毒的了。

    嘴里含了蜜饯,她躺下去,一双眼睛还是看向他。带着些戒备。

    韩朔轻哼了一声,很是嫌弃她的模样,转头去看战报了。

    有不吃腥改吃素的狐狸么?潋滟是不信的,所以闭着眼睛一直没睡着。

    帐子里只有竹简翻动的声音,过了许久,久到她都有些困意了,帐子里的灯才熄了。身后有人褪了外袍,躺进了被子里。手从她的腰间穿过,依旧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潋滟身子有些僵硬,韩朔不由地叹了口气:“怎么还没睡着?”

    天干物燥。防火防盗防大尾巴狼,能睡得着么?潋滟翻了个白眼,哼哼两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动你,把心塞回去放着吧。”韩朔微微不耐烦地说了一句:“不过你要是同昨晚一样一夜不睡,韩某就不敢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潋滟软了,乖乖地闭上眼睛,身体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原因,但是韩朔好歹是说话算话的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很好,早上起来的时候,韩朔已经出去了。

    潋滟被一个丫鬟服侍着起身,那丫鬟看也没看她一眼,替她梳妆好了便离开了,真是够谨慎。

    潋滟左右看看,还是蹭去了书案边,翻着战报看了看。又仔细瞧了瞧沙盘上的部署。

    韩朔兵多将广,呈弧形包围了新都。顿丘一破,两翼上的军队便都会跟着往新都而去。

    若是在新都郊外再给他摆上一道…

    “检查了方能进去。”门口的守卫像是拦住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潋滟飞快地跑回床边,心跳得厉害。当贼真是不容易,多来这么几回她定是要被吓死。

    “连华启都查,韩朔这是疯了么?”秦阳同华启一起进来,带着一股子药味飘到潋滟跟前:“瞧瞧他都把你宝贝成了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潋滟首先看向的是他手里的药,嘴角抽了抽,接着看向秦阳的脸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秦阳颇为着恼地道:“子狐去观战了,就把我抓来当煎药丫鬟,当真是大材小用!”

    潋滟挑眉,跟着点头:“是啊,你怎么着也得当个煎药小厮。”

    没见过男人把自己比作丫鬟的。

    秦阳黑着脸道:“我不跟你们玩嘴皮子,你们一个两个就会欺负人。赶紧喝了这东西,爷手都酸了。”

    潋滟接过药碗,犹豫了一下,看向华启:“我能问这是什么药么?”

    华启一脸正经地摇头:“主子曰,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撇嘴将一碗药喝下去,身子觉得暖暖的,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害她的药。潋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天天都会喝这个东西,有时候是韩朔亲自端来,韩朔不在的时候便是秦阳代劳。夜晚他都挨着她睡,却没越矩半分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她终于没忍住问他: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韩朔闭着眼像是睡着了,在潋滟快放弃等待的时候才道:“华启说你底子差了,那些都是补身子的。”

    补身子?补什么身子?潋滟仔细一想,眉头皱了皱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原来还记得?

    那无辜殒命的孩子,她原以为他反应过来,也是该算在她头上的呢。怎么现在。反而补偿起她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温柔的韩子狐啊,是她曾经多么渴望的。可惜天意弄人,她爱的时候得不到,等终于就在眼前的时候,她却没力气爱了。

    潋滟闭上眼。努力去想在韩朔桌上看见的东西,将脑海里那人笑着的样子,一点点挤出去。

    被子下交叠的一双手上都套着红鸾绳,然而那心却不知已经隔了几重山水。

    第四日,潋滟老实地喝下药,华启再度诊脉,脸色好看了不少,不过到底还是没同她说话,而是拉了韩朔出去嘀咕。

    明日破晓之时,韩朔大军将发,最后一次大举进攻顿丘。

    好几日的和平相处,也终于要在这个时候画上句号了。潋滟怔忪地看着门口进来的人,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韩朔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潋滟喃喃开口。

    今天五更,_t笔记本电脑没带充电器回来我是傻子!用慢慢码的t_t

    二更10点,三更11点,四更12点,五更1点。因为阿姽恰好来白鹭的城市出差,面基去也~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