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番外章 当街应不识,七年少儿面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正文番外章 当街应不识,七年少儿面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西元七年,晋元帝北上而巡,马车经过一个热闹的城镇,被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给阻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主子,改走官道吧?”玄奴策马走在马车边,看着前头的场景,皱眉道。

    又是四年过去了,曾经温文尔雅的韩太傅,终于彻底变成了铁血无情的君王。一颗心波澜不惊,连多余的表情都吝啬。

    “改道吧。”低沉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,玄奴应了,挥手让马车调转方向。

    “豆沙包是最好吃的点心,你这破孩子,丢了干什么?”街上不知什么地方,传来女子的娇喝。声音不大。淹没在嘈杂的吆喝声中,根本不会有人听见。

    “太甜了。”水灵灵的孩子无辜地看着自家娘亲:“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身着芙蓉色长裙的少妇双手叉腰,漂亮的眸子死死瞪着面前的小鬼:“这才多大,哪里来的怪脾气?不可以挑食你知道么!当心还长不过邻居家的二狗子!”

    六岁有余的男孩静静地看了自己娘亲一会儿,终究是屈服了:“好了。不要这么凶。”

    “…不准用这种大人的口气说话!”少妇恼了:“你给我有点孩子的样子行不行?跟谁学的这是!”

    小孩子不都是该扯着母亲的衣裙,乖乖跟在旁边走的么?然后看见点心流口水,跟她撒娇要她买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是为何眼前这一小只,就跟个小老头儿似的?花那么大力气生下来到底是干什么啊干什么!

    少妇气得直揉额角。

    男孩安静地站着,咬了一口包子。嫌弃地吞下去。不经意地转头,便看见了一辆经过的马车。看起来,挺华丽的。

    “娘亲,那人长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风吹过来,马车窗口的帘子被扬起。露出了一张让他看着很顺眼的脸。

    少妇闻言,跟着看过去。

    风吹得人清醒,车里的韩朔睁开了眼,往窗外不经意地一瞥。

    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,有一抹艳色自视线里闪过。,芙蓉色的裙子轻扬,落在他的眸子里。

    “停车!”一声急喝,车夫还未反应过来,身后出来的人已经掀开他,跳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主子?”玄奴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已经很多年没看见他有这样大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“潋滟!”低唤一声,韩朔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群,一路随着刚才的影子追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裴叔夜听着那名字,便是脸色一变,连忙下马跟上去。

    看错了吧?怎么可能是楚潋滟。

    本就热闹的街上更是一阵骚动,衣着华贵的公子一路推开人群,从街中心走到了街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楚潋滟。”韩朔怔怔地看着四周,那抹颜色早就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裴叔夜叹息一声:“我还以为,您当真已经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过去七年了,若是有白骨,都该化了灰。

    “放下?”激烈跳动的心重新归于平静,无边无际的失落从四周涌上来,韩朔低头一笑,闭着眼道:“你要我怎么放得下?”

    哪怕再过十年,二十年。那人依旧长在他的心里。他想忘记想放下,心口却疼得像是要撕裂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刚刚是看错了么?好像也是,不止看见过一次了,总是能在宫道上,能在韩府里看见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过是他的妄想罢了,伸手出去,就碰成了虚空。

    垂了眼眸,顺了呼吸,他慢慢恢复了镇定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街角胡同里,潋滟躲在水缸后面。小心翼翼地伸出头去看。

    “娘亲,他是谁?”身边的孩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啊。”回过神来,潋滟笑着道:“不认识,路过吧。”

    楚朗星默默地看了自家娘亲一会儿,外头的人已经走了,好看的眉眼只给他看了一眼,颇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“路过的人,会喊着你的名字,从街中心追到这里么?”伸手将潋滟头上的菜叶拿下来,小朗星嘀咕道:“我还是头一次见娘亲这样慌乱。”

    那人为什么那么顺眼呢?小朗星的眼光是很高的,一般的容颜,他绝不会想看第二次。

    然而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潋滟垂了眸子,起身牵着朗星的手:“时候也不早了,回去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朗星点头,默不作声地跟着潋滟走。

    他和娘亲相依为命六年有余,娘亲长得比普通人好看很多,却在一个平凡的小镇上过日子,买了一间宅院,开了一片菜地,并且从小就告诉他,平淡才是真。

    他没有问过娘亲自己的父亲哪里去了,也总觉得娘亲不是什么一般人。柔弱无依的女子,在这城镇上却没人能惹得起她。那张脸招来不少的事,娘亲却从来没有慌乱过。

    平生第一次见娘亲什么也不顾地拉着他狂奔,朗星觉得,那男人应该与娘亲之间有什么过往。

    然而生来就比较沉默的性子,让他还是没有多问潋滟什么。

    据说晋元帝来这边巡查了,最近街上都热闹得很。不过娘亲似乎是身子不舒服,自己不出去,也不让他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性子沉闷,但是小朗星可不喜欢沉闷的日子。被关在屋子里两天,终于还是没有忍住,偷偷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,他怀里揣着零花钱,想去包子铺给娘亲买两个豆沙包。

    “朗星来啦。”卖包子的伙计都认得他了。他这张水灵灵的小脸一贯招人疼。

    “嗯,两个豆沙包。”

    清脆脆的声音,在大人堆里显得格外悦耳,韩朔微微侧头,便看见一个还不及他腰高的孩子。吃力地想接过从上头递下来的包子。

    够不着,手太短了。

    韩朔看得好笑,长手一伸,替他将包子拿下来,放进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有礼貌的孩子点点头。却没看他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韩朔也没在意,接过他的那份包子,便退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种事情让我们去做就行。”玄奴看着韩朔手里的包子,无奈地道:“您何必去挤?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韩朔淡淡地挥手:“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香糯的豆沙和着软软的面皮,咬一口会觉得不够,第二口又会觉得甜腻。真是的,怎么偏偏就对这东西情有独钟了。

    走在街上,前头不远处便是刚刚那个孩子。年纪虽然小。却不知道是谁家教出来的,颇有些风度翩翩的味道。背脊笔直,走得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看入了神,旁边有人推搡着从他身边过去,差点撞到他。

    “主子小心。”玄奴连忙扶住韩朔,皱眉看了旁边的人两眼。

    那两人贼眉?眼的,撞到了人也没敢抬头,反而是继续推搡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再前头,有一位独身而行的女子,腰间的荷包??的,怕是带着什么财物。

    韩朔挑眉,一看那两人就是不安好心。不过这与他无关,看着就行。

    朗星正在想事情,抬头就看见两个人推搡着站在他旁边女子的另一边,手不老实地往那荷包而去。

    小偷?他眨眨眼。看向旁边的姑娘,这姑娘好像遇见了什么事,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,浑然没察觉身边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娘亲说,见义勇为是男儿当做之事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旁边女子的手,朗星用力将她拉到旁边去:“娘亲,我想吃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女子回神,诧异地低头看着这玉雕一般的人儿:“糖葫芦?”

    她好像不认识这孩子,怎么会叫她娘亲?

    “嗯。”朗星笑了笑,余光看着那两个人又要走过来了,转身拉着这女子就跑:“去那边买!”

    “哎?”女子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就跟着这小孩儿跑了。身后两人好像察觉到了那孩子的用意,咬牙切齿地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,楚朗星一回头,却撞上个人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朗星眨眨眼,这眉目好眼熟啊。

    “玄奴。”韩朔喊了一声,旁边的玄奴会意,立刻上前一步,挡在了后面两人前头。那两人件情况不妙。连忙转身跑掉了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倒是机灵。”韩朔低下身子来看着面前这小不点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出口,对上那双黑曜的眸子,韩朔愣了。

    楚朗星拍拍脑袋,算是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人了,不就是那天害他们跑了半条街的男人么?

    旁边的女子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们好一会儿,接着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凑过来看着这两张一大一小的脸:“你们长得好像啊。”

    韩朔如遭雷击,退后一步看着那孩子。

    “像么?”楚朗星摸摸自己的脸,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为何我会看你顺眼。的确是跟我很像啊。”

    玄奴听见声音,转头看过来,也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主子?”

    韩朔终于回神,眼神变得灼热,抓着朗星的肩膀。努力让自己平静些:“你…是谁家的孩子?”

    小朗星被这人吓了一跳,面前的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,真的好让他觉得舒服。但是为什么他会这么激动呢?

    他与娘亲,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孩子。”朗星眼珠子一转,指向旁边的女人。

    明天见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