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番外章 算计过一世,与子共白头 (HE大结局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正文番外章 算计过一世,与子共白头 (HE大结局)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最近洛阳突然热闹了起来,发生了许多趣事,比如不知为何,姻缘庙那头突然有人吵架,围过去一看,竟然是一名美貌少妇和一位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公子。两人说了好一阵子的话,而后便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,准确些说,是少妇挣脱开了那公子,转身就跑。那公子不紧不慢地追着,像是逗猫似的,一次又一次堵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最后,少妇撞翻了姻缘庙里的油灯,一场火起,差点烧了半间姻缘庙。

    “你当心些。”韩朔将潋滟拉得退后一步。笑得从容地道:“起火了啊。”

    潋滟恼怒地踩他一脚,沉寂已久的心突然猛地跳动起来,转身又继续跑。

    韩朔一点也没变,或者说他回到了最初的样子,那般冷静地看着她。仿佛她不管怎么逃,也逃不出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她讨厌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张术定然是泄露了她没有死的消息,不然韩朔也不会这么镇定。害得她一点可趁之机都没有,根本跑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累了么?”再一次被拦住的时候,面前的人低声问她。

    她跑得直喘气。一句话也不想同他说。

    “跑不动了的话,就别跑了。”韩朔叹息一声,微微低腰,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,往外走。

    围观的男男女女都红了脸。让开一条路放他们出去。

    “韩朔,放开我吧。”潋滟平静了一会儿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他像是没有听见,抱着她上了门口的马车,一路往宫里去。在她看不见的地方。他的唇微微颤抖着,要花好大的力气,才能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,不失态。

    沉香宫。

    潋滟终于被放下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院子里站着的休语和含笑。两人什么都没说,只是看着她,笑得很灿烂,眼睛却通红。

    七年时光,两人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归宿,头发跟她一样是妇人发髻,开口却还是:“恭迎娘娘回宫。”

    潋滟有些手足无措,对着韩朔她还能发火,对着其他被她假死骗了那么久的人,她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韩朔想去牵她的手,却被她甩开,侧头看过去,旁边这人像一只浑身刺都立起来了的刺猬似的,万分不满意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性子,怎么还一点变化都没有?”他勾唇一笑,蛮横地再拉过她的手往里走。力气大得叫她甩也甩不开。

    “韩子狐,你放手!”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

    韩朔将她拉到里面去坐着,双手撑在她椅子的两边,渐渐敛去了笑意:“你走了多久,我便念了你多久,时时刻刻,无法停歇。好不容易你肯再次出现了,叫我还怎么放得开?”

    潋滟皱眉,沉?了一会儿嘀咕道:“你倒是比以前会说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却还是和以前一样回避我。”他咬牙,颇有些无可奈何地道:“让你说一声其实也想回来看看我。有那么难么?”

    嘴角微动,潋滟很认真地点头:“太难了,因为我根本不是想回来看你的。这么多年了,恩怨早尽,爱憎也早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彼此放过不行么?作何还要继续牵扯?”

    顿了顿,潋滟垂了眼眸道:“我早就忘记了从前的事…”

    手腕上有东西被按住了。

    她一惊,抬眼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忘记了?”韩朔按着她手腕上的红鸾绳,眸子里有点点星光,慢慢地亮起来,接着染透了整个眼眸:“那为什么还要戴着它?”

    心里一沉,潋滟皱眉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还介意的一些事情,我可以慢慢努力让你释怀。”面前的人叹息一声,轻轻伸手抱住了她:“只要你还肯给我一次机会,余生漫漫,我总有还清欠你的东西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细微的颤抖从他身上传过来,潋滟微微一顿,终于没有推开他。

    殿里一双人影重叠,虽然潋滟始终没有伸手回抱韩朔,不过韩笑站在门口,可算是信心满满:“他们会花好月圆的。”

    只要有人肯迈出第一步,那么接下来的事情,就好说了。

    洛阳城大街上,百姓正在喝茶谈论前几天姻缘庙发生的趣事,却突然有一阵骚动,从丞相府一路延伸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皆伸头去看,却见平日里一派睿智从容的丞相大人,正被一名蒙面女子拿着刀追杀。

    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!百姓都吓住了,竟没人敢上去拦。不过说来也怪,丞相府的守卫就跟在后头,竟也都没有要救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娘娘饶命!老夫当真是无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心?”潋滟要气死了:“无心能无心到说出全部的真相?先生你站住!”

    “啊呀呀,当跑则跑才是大丈夫!”

    鸡飞狗跳,朗星正坐在宅院墙头上吃果子,就看见有烟尘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侧头问旁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韩朔咬一口手里的苹果。淡淡地道:“这叫恼羞成怒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朗星继续咬果子,而后想了想,又道:“早知道你是我爹,当初不该对你那么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韩朔侧头看着这孩子,心里满满的都是愉悦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孩子。本以为当真会孤独一生,上天却是待他不薄。潋滟回来了,还带回来这么得他心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小家伙不是那么喜欢他就是了。若问原因,大概就是他强要给他改名。

    “让自己夫人孩子不想回家的男人。一定不是什么好男人。”朗星道。

    韩朔一怔,继而苦笑,他好像的确不是什么好男人。虽然现在人都回来了,可是他的噩梦还是没有停止过。午夜梦回,依旧会惊醒。

    “当初娘亲为什么会离开?”朗星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嗯?”韩朔想了想,道:“我与你娘亲立场不同,她背负得太多,我背负得也太多,所以无法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”朗星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韩朔扔了苹果核,微笑道:“不存在了吧。我给她看的是一个太平盛世,她也该想通了,往事不可追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朗星这名字是另一个人给我取的。”朗星突然笑了笑,有些恶劣地咬着果子道:“所以你不满意,要改是么?那人是谁?对我娘亲来说也很重要么?”

    韩朔脸色一沉,瞪着他道:“小小年纪,你的话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朗星慢条斯理地重复刚刚学到的词:“恼羞成怒。”

    韩朔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想好了名字,若是皇子便名朗星,若是公主便名摘月。”

    那是曾经司马衷说的话,潋滟竟当真听进去了,还当真把他的孩子,用了司马衷取的名字。

    怎么想都觉得平静不下去。韩朔?着脸跳下墙头,仰头看着上面的小鬼道:“你该姓韩,就叫韩子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朗星坚定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韩朔微微一笑,点头道:“不要的话。你就自己从墙头上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朗星错愕,低头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,小脸?了。

    这狡猾的男人,他总有一天会把他踩在脚下的!

    晋元帝七年夏,阳光正好,晋元帝迎了不知名姓的女子进宫,并立其子为储君,终于堵住群臣劝立之口。

    不过,一众老臣还是在太极殿门口哭号。

    “皇上!来历不明之子,如何堪为储君啊皇上!”

    “皇上三思,莫要轻易被迷惑!皇室血脉不可混啊皇上!”

    “老臣愿以死相谏!”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门又打开了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看过去,却是一幼小孩童负手立在门口,稚嫩的脸上带着他们熟悉的严肃神色,清脆地开口道:“听你们哭得好累,各位大人要不要喝一口茶再继续?”

    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,让外头顷刻安静,再发不出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里头的韩朔松了口气,继续对付面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这局若是朕赢了,你便留下么?”捻着白子,他笑着问对面的女子。

    潋滟板着脸。点头。

    她是被绑进皇宫的,想出去的话,只有玩阴的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也未免太狠了,摆着的这局棋分明就是白子已死,还让朕怎么扳回一城?”韩朔哭笑不得地道。

    棋盘上,?子是压倒性地赢了,白子没有一丝一毫的退路。

    “下不了这局棋,便放我走。”潋滟笑了笑:“我已经给了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叫机会么?韩朔叹息一声,无奈地揉揉眉心。随即一伸手,将一半的?子都扫进了自己的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潋滟一急:“不许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耍赖么?”韩朔眨眨眼,笑得风流倜傥:“谁看见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潋滟一恼,挥了袖子就要走。身后的人却慢悠悠地开口道:“潋滟,同我下一场公平的棋吧。”

    她步子一顿。回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让朕不爱你了。”白子落在棋盘上,韩朔侧头看着她,笑得很是儒雅:“我便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潋滟一愣,背后又响起了朗星的声音:“这主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低头看着自家儿子,潋滟皱眉:“哪里不错了?”

    朗星走到她身边,看着韩朔道:“是不错,若是娘赢了,咱们母子便继续游山玩水去。若是他赢了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小小的孩子仰头笑道:“皇位就换我坐吧。”

    (正文完)

    大结局了,那啥,番外写你们要的甜蜜,这里卡断结局我认为最好,有足够的空间,若说两人之间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扯清楚的,都留在番外啦。剩下两更都是番外、恭喜大家修成正果~!另:新书《凰歌千秋》2月8号若初中文网继续连载。番外更新时间依旧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