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随流X裴叔夜 番外 (BL向,慎入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凰歌潋滟 江随流X裴叔夜 番外 (BL向,慎入)
(读文学 www.fmphd.com)    大晋重新统一之后,毕卓等人皆归隐山林,只有江随流同张术留在朝野之中。

    张术心怀天下,有王佐之才,且对天下统一有卓越的贡献。虽然被天下人戳着脊梁骨骂了好几年,可当一切安定,现世太平的时候,他便有了安世之臣的美名。

    而江随流,他依旧是挂着闲职,众人都不太明白的是这位昔日司马皇家一派的谋臣,为何会愿意在韩氏江山之下,做一个不起眼的左中郎将。

    江随流一句话也没解释过,只是每天上朝下朝,站在百官的中间,静静地看着座上的韩朔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而他右手之下的第三个位置。站着的是裴叔夜。

    曾相互算计过,沙场上也刀剑相向过,江随流那一颗不该动之心,算是彻底平静下去了。然而裴叔夜却像是换了一个人,时不时来找他共饮。说会儿话,扰得他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同为男子,虽世风允许,但到底不是正途。江随流没打算把他往那条路上带,所以只是恪守礼仪。依旧与他是兄弟。

    “皇上给了我半月的假期。”裴叔夜微笑道:“始真,你我同游一次洛阳如何?”

    江随流正在练书法,右手手腕上鲜红的珊瑚珠子随着动作微微晃人眼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淡漠的声音响起,他头也不抬:“你若是想玩,自然有许多人愿意陪你。我虽挂着闲职。但也不能太过放纵。”

    裴叔夜一怔,继而苦笑:“不过几日的时间,你也不肯陪我么?同其他人玩有什么意思?嗣宗成亲了,夏侯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独一个晏秀,最近还不怎么搭理我。”

    笔尖微微一顿。他抬头看着裴叔夜:“你做了什么,让他不搭理你了?你们不是一向挺要好的?”

    裴叔夜无辜地道:“大概是我上次弄碎了他的玉笛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。”江随流没好气地放下笔:“他最爱那笛子,你去弄碎,他没打死你都算念着兄弟情谊。”

    脸上总算有点其他表情了,裴叔夜眼眸一亮,凑近了江随流细看:“你还是原来的时候有趣些,现在总跟我板着一张脸。”

    江随流皱眉,后退一步垂了眼眸:“是么,大概是人老了,没那么多有趣的事情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像是又想起了以前,他补了一句:“你倒是比以前话多,以前倒是总不肯跟我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裴叔夜摸摸鼻子,小声嘀咕:“那不是我不开窍么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裴叔夜笑道:“总之,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是喜欢始真的,从带他去长安的时候就发现了,的确是喜欢的。可惜似乎有些晚了,待他回头,始真的那一颗心早就在这么多年的期盼等待里蒙尽了灰尘,如今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轻易给他看了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算什么呢?他曾经是这么想的。裴家只他一个儿子,还等着他开枝散叶,他难不成要给二老领个男媳妇回去?

    可是这么多年了,他始终没能看上哪家姑娘。连线人给安排的相亲,他看一眼人,也总会在心里跟始真做个对比。

    那姑娘没有始真清瘦,没有他高,没有他的气度,没有他的风雅,没有他笑起来浅浅的酒窝。没有他半醉时候大胆的风情,没有同他一样的爱好,没有始真那样好的嗓子,没有他那样的才华…

    总之,不见有人能比得上他。

    然后他终于肯承认了,自己心里唯一个江始真,再也装不下其他的。

    “罢了,陪你走走吧。”江随流终于叹息一声,让了步:“不过晚上我还得回家用膳,不可太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裴叔夜笑了,推着人便往外去。

    洛阳街上人来人往。两人并肩而行,一人儒雅大方,一人清若萧竹。不少姑娘红着脸嬉笑着跟着他俩走,有些胆子大的,便直接上前去塞手帕香囊。

    江随流不喜欢女人,也讨厌她们靠近,所以看着,是皱了眉头的。而他旁边的人,一贯温和不与人为难的性子,倒是往他身前挡了一挡,将姑娘们的东西都收了抱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脂粉香气染了他全身,裴叔夜回头看了江随流一眼,微笑道:“你瞧,这样的魅力,不输当年竹林五贤之时。”

    好生得意啊,江随流眯着眼睛看了看他,随即想起,裴叔夜恰好是该婚配的年纪了,当然喜欢这些东西。要是哪个姑娘对上了眼,直接娶回家成亲都是可能。

    脸色微微?淡了些,他甩了甩袖子,绕过裴叔夜往前走:“别靠近我,我不喜欢那味道。”

    裴叔夜一怔,连忙跟上去,寻了个地方将怀里的东西都丢了。而后抓住江随流的袖子:“你不要走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江随流皱眉看着他的手。仿佛上面有什么不得了的脏污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裴叔夜挑眉:“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江随流抿唇,也不回答,扭头就往前面走。

    “哎…”裴叔夜笑得好生得意,上前去复又拉住他:“都多少年了,你跟我还说不得真话不成?”

    真话?江随流深吸了口气。冷笑。他曾经说过真话,可不知道把他吓成了什么样子,那样的反应叫他生生心痛了许久,现在还想再试一次不成?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前头的春风楼,你要来就来。不来就自己去逛吧。”平静了声音吐出这么一句,江随流扯回自己的袖子便大步往前头不远处的春风楼而去。

    春风楼处罢歌舞,推杯换盏销金窟。

    裴叔夜方才还不错的心情瞬间低沉了下去,微微皱眉,直到眉头皱得都痛了,才抬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这不是江大人嘛!咱们迟暮姑娘今日可是要挂牌的,就知道您一定会来捧场,已经留了最好的位置给您。快快,里头请!”风妈妈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洪亮,就算不想听。站得老远的裴叔夜也是一字不漏地全给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迟暮,美人迟暮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没见苍老多少。只是大业不成,在这太平盛世里活着,终究是放弃了她的剑,游戏人间,跳她的舞,喝她的酒。

    除了江随流,没人知道迟暮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。她总是在不同的地方游走,来洛阳,不过一年两次。然而这两次,必然会与江随流相见。

    心里渐渐有些暴躁的情绪,裴叔夜跟着踏进那春风楼,风妈妈甩着帕子直乐:“哎呀裴大人也来了。真是稀客。咱们迟暮姑娘真是天大的面子,她一来呀,洛阳的权贵都要把我春风楼给掀了顶了!”

    裴叔夜沉着脸绕过她,跟着江随流走。那人果然又是被留了最好的位置,台子最前头一桌,人一出来第一眼就能看得见。

    真是颇费心思。

    跟着坐下来,旁边的人侧过头来淡淡地道:“我以为你不会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贯洁身自好,青楼这样的地方,一向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被人吃了。”裴叔夜一脸正经地道:“只能跟着进来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江随流一怔,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烫了烫,突然一缩。

    “迟暮姑娘快出来啊!”周围的人开始起哄,惊得他回了神。

    “迟暮姑娘一舞倾天下,今日就算一掷千金,在下也愿与姑娘共度良宵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好大的口气,李某也想做这迟暮姑娘的入幕之宾,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青楼场上不论官职论银子,李大人想要,便来抢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这些话,江随流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迟暮要卖身了么?怎么会?骄傲如她那样的女子,他还以为至多是闲着无聊四处游走。青楼脂粉地没有杀戮,最是让她觉得自在。可怎么,她要将自己埋进去?

    微微捏紧了拳头,江随流觉得有些恼怒,她什么都没跟他说呢。两人的交情是从长安开始便有的,互帮互助,彼此知心。现在虽说无法再合作,但到底也还是朋友。这么大的事,都不知会他一声么?

    “到底是青楼女子,哪有不卖身的?”裴叔夜微微挑眉。颇有些看好戏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江随流低喝了一声,眼神灼灼地看着台上:“她要卖,也只能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若是她遇上什么麻烦,他倒是能想办法帮。可这一句话不说的就直接挂牌卖身,他便只能拼着将她先弄下来再说了。

    半年不见。迟暮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这厢为朋友担忧不已,那厢裴叔夜却是听得他的话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买下她的初夜么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江随流看也不看他。

    裴叔夜气急反笑:“你喜欢女人?”

    江随流身子一僵,咬牙回视他:“我为何不能喜欢女人?男人不都该喜欢女人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裴叔夜伸手想去抓他的手,却被凭空一段红绫飞来,缠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四周暗下来,嘈杂之声也小了不少。台子上有红衣女子翩然飞下,手中一段红绫缠着他,另一段在空中飞扬,慢慢落下。

    “裴大人何必这样大的火气。”

    三更3点半不喜bl的绕道

    读文学 www.fmph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凰歌潋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凰歌潋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凰歌潋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